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晚饭花开  

2017-07-04 12:1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饭花开 - 小乔 - .
 

 “浓绿浓绿的叶子和乱乱纷纷的红花之前,坐着一个王玉英”。这些天一看到露台的晚饭花,眼前便浮出一个王玉英的影子——黑黑的脸,白白的牙,好看的身子。

王玉英不漂亮,却成了李小龙画里的可人儿;晚饭花也并不好看,现在却着着实实成了我眼里的黄昏。

说起晚饭花,也是有点来历的。那是三年前去婺源玩,先生觉得其花还行,便随手捋了几颗花种藏在口袋里。等到春天,往土里一撒播。谁知这远走他乡“外来客”居然不认水土,一落地就生根,一生根就开花,一开花就肆忌无惮。嫩黄的,嫣红的,参差并发,满园子璀璨锦绣,不知岁月为哪般?

起初,还好。后来,那狂野的劲儿,繁盛地不知收敛,不甘隐匿,我就有些看不惯了。生怕一个园子都被占满了,于是拔了它。想不到不死心,隔年不知又从哪里冷不丁冒出几棵,自顾地长大,不经我的允许又跋扈地开了。

花间十六拍,没有一拍是它。光里,影里,也没有一帧是它。它在我的心事之外,自不缠人。再说搜肠刮肚,似乎也找不出诗人描它的一阙半句。要打动我的花心,需不一样的情怀。

可是每年一到夏天,它照样款款而来,不提欲念,不说再见,就像一场想来就来的爱情,怎么挡都挡不住。好吧,既然要在我这里安家落户,那么就给它一隅吧。它有时与海棠好,有时又与桂花亲。虽格调略下,无甚可赏,不过当其满开之际,倒也不错。

一到黄昏,左一眼是“王玉英”,右一眼也是“王玉英”。那娇,那媚、那灿……真教人有点受不了。不说,它还默然墙角一隅;越说,它反而越狂野,对着你大声地喊叫:我要开呀,我要开呀,我就要死命地开……那肆意,那疯狂,就像黄昏里在田野到处撒野的孩子,任大人怎么喊都不肯回家。

夏夜无事,搬一只藤椅侯于花下。晚风轻拂,淡香有无,是茉莉吗?俨然不是,那是什么?居然是它。我不信,腾出一颗空空的心,凑近细闻,全心以待。果然是它,不缠不绵,清清淡淡的。原来,这么多年来,我竟然忽略它的香。或许它的香,只留给夜晚,那些懂它的人。

再看那倚在墙上的朵朵,有光阴的红香软意。摘下一朵,放在指甲上擦了擦,顿时十指蔻丹;再摘一朵簪在耳鬓,是不是也妖,也媚?如果放在……是不是更妖,更娆?可见,晚饭花也是女子助妆之花,簪在头上虽不如茉莉那样清丽,但也有自己的动人之处。

这样的香,这样的软,不禁让人想到《红楼梦》四十四回里平儿梳妆的那一节。宝玉给平儿用的香粉,据说就是用晚饭花的种子去皮磨成粉,然后放在含苞的玉簪花里吸香研制而成。那样的酿制真是又诗意,又风雅,做成的胭脂不但没有毒,而且还保湿,难怪平儿抹了之后香艳动人,真想让人咬一口。

晚饭花开,无尽夏来。我想这世上每一种花,不管你爱或不爱,她都要鲜花着锦,应这急景流年。是寂寞却自在的花儿,它们都在寻找自己,用自己一意孤行的神经,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主人。虽懂者寥寥,可还是要在自己的精神领地,开下去,开下去……黑黑的脸,白白的牙,王玉英的香是淡香。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