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巍巍仁山寨,仙游布达拉,追寻千年不息的木兰溪源  

2017-05-24 22:2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新版《仙游县志》载:“木兰溪为福建省八大河流之一,发源于西苑乡仙西村黄坑桥头”。附近还有一处海拔比它高约几百米的仁山寨源头,也应该列为木兰溪流的发源地。母亲节这天,我临时起意要去探寻木兰溪母亲。不知这条世世代代养育兴化人民的木兰溪源,到底要以怎样的面目来迎接我?

 

去仙游山的路上,到处都是风景。经过度尾,车刚爬上山岭回首遥望,山路弯弯,如一条来自木兰溪母亲的脐带,魂牵梦绕出门在外游子的梦,穿过山腹鱼跃而上,高些,再高些……

 

  巍巍仁山寨,仙游布达拉,追寻千年不息的木兰溪源 - 小乔 - .
 

万千愁肠

绕不出

一座山的思念

     --------------戴宝石

 

在拐进仙游山的入口处,不经意碰到一些采茶姑。她们戴着斗笠,背着一篓篓嫩绿的茶叶刚从茶山下来,如从老树的《采茶》歌走来:“有木在山,春芽初发。棌之以归,名曰为茶。”

 

到达仙游山,已将近中午。远望田野,一垄垄田野绿意扑面而来,仿佛要把我的全身心全部染绿。一块块水田正在待春,但更多的是被青草蔓延的绿意包围着、无边无际,似流动的绿绸在原野上流动。偶尔会看见一两个老农扶犁耕田,那一声声吆喝如牧鞭打在大山深处的胸膛,发出空荡荡的回音——田园将芜胡不归?

 

这就是母亲河最初流过的地方吗?对,她曾用她最甜的初乳养育这一方的人们!看那一川川的田垄,那一层层的梯田,那一块块的田野……曾经该是多么的富庶、肥沃?!闭目是风吹稻浪的声音,眼前浮现是原野花如沸的场景。

 

如此肥田沃野,却是牛羊成堆躺着安详反刍记忆里的农耕时代,或徜徉田野吃草无事可做,岂不让人心痛?归来吧,游子!“人间走遍却归耕”、“桃花源里可耕田”,这片曾经祖先和老牛流过汗的地方多么盼望你悄悄地归来,轻轻地呵护。

 

怀着急盼,我们来到了仙西黄坑村。蓝蓝的天空下,木兰溪源头在几棵苍天古树荫凉下,于一方沟渠里默默流动。我本以为她应该来自高山,干净清冽,从悬崖峭壁喷射而出;或来自林间幽壑,明净碧绿,从石潭汩汩而冒。可是,她竟然那么不起眼!也不是不起眼,她应该站在更高的地方让人们来朝拜。

 

这一路,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这一天,我不管山高水长,跋涉前来,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可是当我面对您,却是有些失落感。母亲不语,只有一块“宝石——清林源”无声追溯着仙游子民对她的感恩……

 

就在我神思恍惚时,宝石先生打来电话,说不爬仁山寨看木兰溪另一个源头,此生会遗憾。听到此话,刚才的那个心理落差好像又缓缓上升了。既然这样,我是一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人。不管有多远,今天一定上仁山寨与我遐想中的母亲见面。她一定捧着银碗,盛着最圣洁的乳汁站在仁山寨之巅,翘首以盼我的到来。

 

在当地一位老乡的带领下,我们先来到厚德宫。别看这小小宫庙,原来大有来历。明中叶一戴姓人家来此开居后,取名仁山,源自孔子《论语》的“仁者乐山”。一个村庄开枝散叶之后,必然伴随一座宫庙的诞生以供村人精神寄托,这是遍布民间的遗产景观。厚德宫也是这样的产物,它的取名来自苏轼的《道德》“以至诚为道,以至仁为德”,戴姓人以此教谕子孙后代务把诚信仁爱作为道德践行。据说,厚德宫建成后,永春德化一带出现了“鸡不鸣犬不吠”怪象,经两地群众协商,为践行“厚德”,厚德宫搬到了对面的现址,永春德化的鸡狗才恢复原状。四百年来,此地民风淳朴,耕读传家,人才辈出。

 

看完厚德宫,我们又去参观一条小瀑布。走过一座百年古桥,看见一棵百年水杉高高屹立,另一棵却是横跨溪面,犹如“野渡无人舟自横”。一群山娃正卷起裤腿在水中摸螺抓鱼,满是童真童趣。我不知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景象?儿时嬉水的石潭啥时候被泥石填满了?浣衣的村姑啥时候失去欢乐的歌唱?

 

站在没膝的童话里,仰望阳光透过古老的水杉在水里折射的点点光斑,我感觉我的影子好像被击倒水面,犹如一棵大树的倒下。银亮的水面,匆匆而逝的飞瀑加速的何止是我一个人的回溯?!

 

带着无限的遐想,我们开始向仁山寨跋涉前去。听说,仁山寨代表的是整个仙游山的高度,建于清朝,有“守山”、“破风水”、“避土匪”等不一说法,真相也无法考究。我不知道站在这样的一个古寨等待我的又将是怎样的风景?木兰溪源是否就在寨上,我爬山涉水而来,沿着她流经的105公里溯流而上,千万不要让我再次失望而归。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们穿过山间临时开辟的小道登上了仁山寨。果然如我所料,寨基已被杂木覆盖,只留下隐约可见的痕迹。不过,站在寨上极目四望,风光无限。仙游、永春、德化三县大大小小的山峰,似大海的波浪连绵起伏。东可看前洋山村、西可望德化石壶山风景区、北可眺凤山十八股头……闻名华东区的抽水蓄能电站就在下方,蓄着一溪绿水。

 

伫立巍巍仁山寨上,我试图在这里获取人生的另一个高度。脚无法抵达的地方,就用心;心无法抵达的地方,就借助翅膀。

 

向着正在缓缓落下的夕阳,向着木兰溪的另一个源头,我感觉自己好像在寻找丢失的前世一般。挤满天空的是染红了仁山寨的晚霞,似七匹骏马,驮着太阳神,神游八荒。我要趁太阳下山,赶上去与木兰溪母亲见面。

 

终于到了,就在霞光万丈处。一汪清泉从林下石缝汩汩而出,流入一汪清湖。近在眼前的母亲她眼含清泉,发髻如雪,正向着我频频招手。我不禁掬水而喝,一股山泉顺着喉咙咕咚咕咚流入我的喉咙,流遍我的全身,顿时爬山的疲惫已被这清冽的甘泉涤荡干净。

 

我想要的纯净,便是一汪这样的清泉,透明、清澈,在世外的桃源里,白日甘甜,月下温暖。水的源头,有一山一湖一屋舍,山上有牛有羊,湖里有鱼有舟,屋舍上有袅袅炊烟……门前还有一犬守护家门,一猫与它嬉戏。

 

夕阳下的上园农场犹如西藏的布达拉一样,静谧、神秘。如果说仓央嘉措住进布达拉宫是雪域之王,那么,谁是仙游布达拉——仁山寨的王?通过谈话,得知他的名字叫尚斌,一个能真正离开红尘放牧自己的人!

 

他在这里养一群牛,在山上自由出没不问人间事,只负责吃草;他在这里养一群羊,徜徉草山之上,与山上白云相互追逐不管江湖风;他在这里养一池鱼,小舟轻划,只收放一网属于自己的一山一水;他在这里养狗养猫养山养水只为靠近母亲河的乳房,吮吸那一滴从未污染的乳汁!

 

夕阳缓缓落山,当我与木兰溪母亲告别时,忽然想到仓央写的一首诗:“在东边的山涧上,白亮的月儿出来了。‘未生娘’的脸儿,在心中渐渐地显现。”不用再苦苦寻觅了,我心中的“未生娘”就在这里(备注“未生娘”是仓央心中最圣洁的母亲,也是“佛”)。木兰溪母亲,好多年了,您一只在我的生命中幽居,今天在这里得以一见,您那圣洁的脸儿终于在我心中也渐渐地显现。您,就在这里,巍巍仁山寨,仙游布达拉!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