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重返故乡  

2016-12-07 16:33:11|  分类: 又起故园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眉沁《重返故乡》
 

 

看见云

看见蓝

看见生命最透彻的底色

 

和看见你一样

           -----摘自南方鱼的《和秋天一起滑翔》

 

重返故乡 - 眉沁 - .

 

我,走在铺满梦里月光的回乡路上,走在灵魂回归的路上。

 

当白色的大包从我的肩膀上滑落下来,搁置在紧锁的门扉外。我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是经历长长的海岸线才到达彼岸,又仿佛穿越茫茫的沙漠终于看见一片绿洲。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回到故乡,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绪在绕树三匝,有淡淡的惆怅,又有浓浓的欢喜;有郁郁的忧伤,也有依依的不舍。我是一只山野里的蟋蟀,被喂养在笼子里。所以我一伤悲就是青草的泪水,我一开口就是秋虫的歌声。我驮着自己的故土,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里游离。

 

还没等母亲开门,我便坐在母亲多次修补的老竹凳上,身披着秋风,望着青山绿水,心底一次次高喊:我回来了,我回来了。虽然我听不见群山的回音,但我知道林子正用最深的绿色涤荡我心里的尘埃,蓝天正用最透彻的底色茵染我缱绻的情愫,山涧正用最清冽的泉水滋润我干裂的嘴唇,枝头的鸟儿正用最响亮的欢叫迎接我疲惫的脚步……山坡上,娇美的村姑穿着蓝色布衣低着头,沿着田埂缓缓地走,羊群在村野上啃着青草。秋阳,在门庭外两米远的地方噬着草尖上的露水。小小的麻雀在寻食,一只不知从何处跑来的黑狗,摇头摆尾。 

 

屋子里,传来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的声音。时间,停留在一块剥落的墙皮上。我的粗布小花裳,被母亲的手撕去一角,在落满尘埃的灶台上搓来搓去。我童年的时光一下子旧了,像长长的霉绿,无人提及。篱笆上,那个摇摇欲坠的大南瓜,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孩子们的笑声抬了回去。我,蹲在黑色的灶膛前,一如小时候的那个姿势,企图用火柴一根又一根地擦亮岁月的深处,点亮生冷的记忆,寻找丢失多年的生活之美。可我的鼻子总是不小心地擦着烟灰,被孩子们笑话。我的眼底盛满那些褪去火焰的灰烬,虽然我不停地鼓着腮帮对着炉膛一次又一次吹气,认真而又执着。炉膛里的火总是慢慢地舔着没晒干的木柴,点不起生活的热情。我的母亲,捋起袖子,切开南瓜,在舀一勺清甜的山泉为我煮一锅甜美的回忆,为孩子们做一顿自认为是很丰盛的午餐。而这些养尊的孩子们居然背着母亲的眼神偷偷地把南瓜块拨向墙角,寻食的小狗走近嗅了嗅,又走开了。我的母亲不说话,静静地观察这一切,不停地摇头。我试图寻找的意外之美,顿时也被孩子不知珍惜的筷子一次次地拨向角落。我的母亲老了,我也跟着老了。我的诗情只能是一颗生长在泥土里的南瓜子,悄悄在篱笆上活色生香,并随着母亲额头的皱纹慢慢老去。

 

我不能责备孩子们的挑食,因为我老用回忆来滋润生活。我的目光必须寻找另一种澄明。辽阔静美永远是一个人的事情。在一棚丝瓜架上聆听一只蜜蜂的吟唱,比听一场做作的音乐会更让我怦然心动;在星空下,看一轮山月辉映山川,比看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片更容易让我动人心弦;在一个天然古藤缠绕的秋千上摇晃,比坐在软绵的真皮沙发上更让我舒适自然;在一条蜿蜒的溪流上,目睹一汪蓝色的湖泊,比城市一场姹紫嫣红的花展更让人心旌摇动;在一座古老的山寨前驻足,比仰望一座豪华的别墅更容易让我古典灵动。我呼唤远山,以鞠躬的姿势靠近我曾经熟悉的邻居。云很高很淡,穿过稻穗扬花的田野,我的手插进村庄的黄昏。我的父辈们,挥着淋漓的汗水自田园或从山林归来,他们古铜色的面庞藏着七月的喜悦和深深的犁痕。他们眼里的火焰和热情的问候点燃黄昏的夕阳,点燃我多年窝藏的冷寞。我,牵着孩子的手,走向最淳朴的民风,回忆和憧憬飘香……

 

胭脂花开在故乡和他乡中间,丛生的新苇在幽谷里倾听大地的风向,往来耕种的村民,都在秋蝉声声里次第出现。我的骨头渐渐苏醒了,我的心也渐渐柔软,尽管我跋涉的路上丢失了很多,比如一些故人和一些风雨,但我始终没有丢失故乡。我试着引领孩子们去寻找生活的艰辛和诗意。他们,可以横卧在山岗,在溪畔,在水草之间,在明月之下,放牧自己的人生,放牧自己,学会用朴素的内里收藏朴素的快乐,学会先苦后甜。比如像青鸟一样爬上橄榄枝摘下一篮子青橄榄;或者在杂草堆里找出一些野生的蕨菜;又或者扛着锄头去竹丛挖几根鲜嫩的竹笋,再或者跋涉长长的山路去领略到险峰的风光。 

 

今夜,山月将会悄悄栖息小小的木窗,听我轻轻吟唱鱼儿的诗歌:看见云\看见蓝\看见生命最透彻的底色\和看见你一样……”孩子们躺在楼道的木地板上,望着皎洁的月亮,听秋虫唧唧,幻想他们的童话世界。我将会在露水、鸟鸣、微风、淡淡辰光的包裹中睡到自然醒。梦里,秋天的山野将开出大朵大朵的芦苇花,打马的诗人一定从那山寨经过,沿着我的不小心落下的标记来到我的故乡。从前的世界再无音讯,我们把余生的时间都挥霍在这里,耕种、捕鱼、打猎、织布,在袅袅的炊烟里,他为我写下一首旷世的情诗。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