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饮水思源  

2016-12-07 16:32:46|  分类: 又起故园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眉沁《饮水思源》
 

 

又停水三天。这次,我不得不去准备个大桶,储满三天的用量。大桶是买回来的,小桶也不是空着。待我一桶的一桶地装满水,一看,整个大厅都是大大小小的水桶,只是这水桶都是塑料的,永没有老式的水桶好看,耐用。
饮水思源 -  - .  这些盛装的水和水桶,教我想起了故乡的井。那口井,是在村的西边,一条小径的下面。宽宽的井沿,两米多来深。汩汩的泉水汩汩不断,常年不息,喝起来是那么的清冽甘甜。记得小时候,家乡还没有自来水。每一个清早,乡亲们都是冒着朦胧的晨雾去打水的。乡村的早晨是那些叮咚作响的水桶唤起的,那络绎不绝的打水场面也是乡村最热闹最写意的一瞥。人声鼎沸处,流淌的是水,是乐,是微波上的一道道涟漪,是随风飘来的一曲人间。
 
那时,父亲还是很体贴母亲的。每天都是天没亮就起床,到井里去挑两担子水回家。母亲则在灶间忙碌。早晨的井口是冒着热气的,风一肩,雨一肩,水缸里的水永远满着。当房顶的炊烟袅娜成型,当父亲最后一桶子水倒进水缸的时候,母亲就开始轮番喊着我们姐妹的名字起床。水桶漏了,继续修补;扁担折了,新换一把。我的长发在故乡的水里越洗越黑,我青春的面容倒映在水盆里,越发的明媚娇艳。我啜饮着父亲挑回的水,一次次体验山泉的芬芳和父亲的不易。山泉虽然不会干,但母亲总是叮咛我们节约用水,不要轻易把不用的水倒掉。我们往往用洗过脸的水洗衣服,用洗脚的水浇菜,总是恰到好处地利用每一捧水。父亲的水,依次进入:田园、猪舍、炊烟、我们的日子里……水桶的叮咚声和村妇的谈论声在日子的打磨成了民间不可或缺的小调,却又在父亲的喘息声中渐渐消逝了。水桶被高高挂起了,井口的青苔开始蔓延了,经年的尘埃渐渐替代那一代又一代人在青石板留下的欢声笑语。井口,被一块重重的水泥板封了,流出来的是一泓无人问津的清泉。那些活跃在井沿边缘的姐妹们早就甩着黑黑的长辫子远嫁他乡了,那些当年挑水的村妇也渐渐佝偻了。
 
井,成为一个象征,或者一个农业叙事的背景依然在村西边流淌着。虽然有一种声音在耳边对白,但我知道,父亲走了,就连那个常年在井边浣衣的阿婆也走了。水井边,早就消失了他或她原装的笑声。有了自来水,人们不再路过那口井。偶尔,有路过的口渴的牛会停下来,俯身井沿喝一口甘甜的泉,仿佛在回味旧时的时光。偶尔,也有出游回来的鸭群呀呀地趟过去,贪婪地吮吸着井口流出来的浮萍。也偶尔,有人掀开井盖,用铁勺去捞浮生四起流荡的青苔,拿回家加工成美味的菜肴……我站在时间的岸上,隔水望着故乡的井台,真的感到好远。多少年了,人们不再提起它。那些滋润江南又滋润乡亲们有盐有米的日子呢?那些常年在大井石上留了一串又一串的脚印呢?那些在前后叮咚一路匀水给鲜花小草的木质水桶呢?井,胸怀着村庄的心跳经不起我侧身低眸的一看,它含泪的镜面凝着一层冰霜,荡漾不起一丝的涟漪。
 
饮水思源 - 镯子 - .
 我听着水纹里小小的涟漪,希望和它一起流淌。井,是村庄活着的图腾,迟早要返祖的。就在前一年,山村干旱了。那口能供应全村自来水的泉竟然沸腾不起来,水压不够,终于不能喷射到村庄高处的压力池。小小的水源不能满足各个村落的需水,只有部分低洼的村民可以喝到自来水。水是村民生活的头等大事,没有水断不能生活。于是,人们记起了那口井。井,忽然痛哭,漫漶出来。井盖被揭开了,村民们的水桶又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井,一边掩泣,一边流淌。这位常年不老的母亲依然在人们急需的时候,以她甘甜的乳汁无私地哺育人们。月光里,井台上,我陪着母亲去打水,用当年父亲挑过的木桶,用当年爷爷亲手做的木勺,一勺又一勺把清亮亮的水舀进木桶里。月亮,清亮亮地照着我前行。我学着当年的父亲一样,把水桶的水盛的满满的,一路匀给路边的鲜花小草。月亮的脸像水莲花一样在水里晃悠,身后是母亲声声急切的询问。我换了一肩又一肩,在母亲关切的目光中假装轻松地挑着。一盏清水,一阵山风,一片月华,一痕香香的空气,都是我对那片故土的热爱。我走回少年的影子,顶着月亮,擦洗当年那只父亲用过的木盆。水里,映的不知是谁的面孔?母亲拉亮厨房里的灯,窗口溢满母性的光辉。谁倚门而立,感受满垄沁凉拂面的夜气?谁又握着虫蛀的扁担,低头凝思当年父亲挑水的艰辛?
 
母亲的锅炉里,煮着水------一口和着日子酸甜苦辣的水。我恋物,也恋着当年父亲挑水的精神,更恋着古井多年枯坐如悟的情愫。我看着眼前这些大大小小的水桶,只是突然想起了那个晨间井台上人影绰约的时代,那个人力挑水的时代。如是单薄的女人,又怎能经得起水桶的承压?!如果,城里有一口井,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