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童年那只白馒头  

2016-12-07 16:30:04|  分类: 又起故园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眉沁绿《童年那只白馒头》

不知为什么,每回被人伤害的时候,我的心头就会梗着那只被我吞咽了将近三十年的馒头。

 

事隔这么多年,那只白馒头依然是白白的、软软的,却也是硬邦邦的,散发出诱人si命的芬芳。它随时就会梗在我的喉咙,卡在那里,任我怎么摆弄都下不去。它,需要一杯水,一杯恰到好处的水,不冷不烫,才能送进我的胃里消化,让它成为我身体需要的一部分。但是,它几十年都在一个位置,似乎就像我的命运,总是不断努力,却总是绕回原点,被梗在某一个位置,不能上,也不能下,更不能动弹。

 

昨天。今天。它又旧病复发,掩盖外部的疤痕,在喘息、挣扎。

 

我想,它一定有什么话要说。这么多年来,也一定憋了满肚子的话,一半是宿命的无奈,一半是自嘲的酸楚。当这段记忆被我再次搬弄出来,可能给灰暗的身体铺上一层阴影,又或者再次被我的唾液使劲搅拌,咽了下去。如果,需要点慰藉的话,我势必不会央及他人给我倒一杯水,一杯不是解渴而需要帮助吞咽的水。我所渴望日子的尽头,大约便是我的喉咙很顺畅,不需要任何水,就能吞咽各种嘲讽、苦难,以及多年以前那块本是香甜的白馒头。

 

谁也没有料到一块白馒头,被我的双手握成坚冰。谁也没有料到一块白馒头,被我的喉咙吞咽成利剑。我的脸色渐渐苍白,我的声音渐渐喑哑……我的白馒头,每一次亮相,是不是都顺着命理的劫数,让我百般经历炼狱的痛苦,涅磐?!我的生辰八字,是否都跟它的阴影有关?!弥留之际,请故乡的汤汤高山给一杯毫无污染的清泉,我要咽下这块救生的白馒头,让我叙述有关拥有它的来历和故事。

 

那是一个暮色四合的冬天,我和姐姐在中学的后操场玩。突然,故乡的邻居阿花姐走过来,匆匆递给我们两个大大的白馒头,交待我们趁热吃了,就疾步往回走。她转身的背影那么美丽清纯,两根长长黑黑的辫子在她瘦弱的肩膀上一跳一跳的。黑暗里我们接过她手里的白馒头不知所措,也不懂得言谢。那一块白馒头,是我一生中最饥饿的食物,也是我一生最美味的食物。此后,我再也不那么饥饿过,对食物再也不那么感兴趣过。白馒头很烫手,散发着刚从蒸笼里掏出来的热气。我柔软的鼻头贴在白馒头上,嗅到的不仅仅是食物的香味,更是阿花手心上留有的温热芳香。这是我第一次吃到这种叫做馒头的食物,无比激动!当迫不及待送往嘴巴用力大咬一口的时候,这时那恼人的灯火不安分地亮了起来(为什么在这里要提到灯,那是因为灯亮了,就意味着父亲要让我们及时上楼自修)。不知是害怕亮起的灯光,还是咬了太大口的缘故,那块白馒头没有经过舌头和牙齿的咀嚼,直接溜进我的喉咙里,一下梗住了。黑暗里,我的瞳孔被黑夜染了,只剩下白色的晶状体在夜色深处发出裎亮的光。我不能呼喊,不能吞咽……姐姐急得大哭起来,用力搓着我的喉部。我小小的生命在浓重的暮色里作最后的挣扎,身旁没有水,被我震慑的姐姐也不敢回去弄一杯水,生怕父亲知道。只听见,她不停地呼喊,不停地哭泣。我的喉部努力地吞着,咽着。黑暗中,从那扇射出刺眼的光照亮我有气无力的身体。我好像被带到一个边缘地带,我的瞳孔不断地放大,渐渐掩盖了周围的白色……就在这一瞬间,传来父亲严厉的呼喊。这声音在那个时刻是那么刺耳,那么有力,冲荡我的耳膜,传到喉部,不知怎么了,那块白馒头被父亲强有力的声波冲击,咽了下去。我活了下去,但是此生,我喉部总是不很通畅,随时就会被一块白馒头梗着,许是事业,许是爱情。我可不可以再也不吃那块馒头了?!

 

我的邻居阿花因为她的好心,差点却要了我的命,这是她后来不知道的。阿花,大我8岁,兰心慧质,嘴边有一颗美人痣,住在大宅房的偏房里。我读小学二年的时候,她已经念初三了。阿花,家里很穷,比我家还贫困。父亲残疾,常年卧床,靠卖点零零碎碎的生活用品勉强度日。每回,我经过她家门口的时候,她的母亲总会笑容可掬地问候我,并留我吃饭。其实,我跟阿花年龄相差很多,平日并不玩在一起。但长大后,我听母亲说,阿花喜欢哥哥。可能是爱屋及乌的缘故,阿花那个时候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们姐妹的面前,递给我们两个可能自己都舍不得吃的馒头。或许又不是这样的,她一定有一颗善良的心,把好吃的东西及时分享给自己的邻居妹妹。就那一次,我今生惟有的一次接纳别人的食物,却出现那样的状况。

 

阿花递给我馒头的那个夜被永生的记住了。她的善良有时可能救助了一个饥饿的孩子,但有时也会因为意外毁掉一个小小的生命。她的善良就像每个父母的爱,他们总是想方设法盼子成龙,盼女成凤,苦苦递给你一个白馒头。但有时就不是这样的。他们递给食物的时候,从没有想到食物的诱惑力有多大,不管你接纳还是不接纳,总是硬塞给你。但是,一个孩子包括一个成人都没法拒绝一份真诚的爱,和一个食物的香味。虽是温热的,软软的,绝没有害意。但当你张开嘴巴准备接纳的时候,一定要学会慢嚼细咽,才不会致于死命。阿花的好意或许也像你给予的爱,充满同情,充满温热,看似爱的真,爱的切,恨不得梗住我身体的某个部分,让我在那个关卡里吞咽,成熟成一枚通透的果实。但是,却忘记了给予水,一杯生命时刻所需的水。爱,经常出现意外。孩子不一定按父母的吩咐,好好吃掉那一块白馒头。爱,也同样如此,有时就会要你的ming。

 

这些天内心的壮烈和孤寂,死亡与对抗,挣扎与防守,让我si了一回又一回。我的那块白馒头不知何时才能真正地和我的胃融为一体呢?如果能,请故乡的水及时就流淌我的身边,涤荡我身体的尘埃,并及时给帮助我吞咽。现实世界和意识世界里,阿花的白馒头吞咽我的一生。我的一生总是这样那样的,被一块白馒头吞咽着,过着一个又一个灵魂不附体的复活节。如果,我的白馒头再次出现,我一定不要对着童年那扇窗口的灯光,也不要让阿花爱屋及乌,充满同情,且急急转身回去。我一定让她温柔地陪我一起,递给我一杯水,并把馒头扯着一小撮的,一小撮的,耐心地慢慢喂养我瘦小的身躯,让我以后每一次面对白馒头的时候,都会做好思想准备。如果,我还活着,势必我已si去,因为我的喉部总是一块无法吞咽的白馒头。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