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南瓜饭  

2016-12-07 16:28:04|  分类: 又起故园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眉沁绿《南瓜饭》

 

楼上有一小田园,是用方砖砌成的。每年春天,母亲都会帮我撒下一些南瓜子,嘱咐我照顾好。春天的雨水总是很充足,不用经常浇水,就会茁壮成长。等到酷暑,叶子干了,瓜果也就成熟了。刚采下来的南瓜,新鲜。往往会迫不及待地切开一个,放在冰箱里。每隔些日,炒一小碟子尝尝鲜。可这东西不再有梦里的香甜,吃起来如同嚼蜡。今年的南瓜也跟往年一样的命运,除了送人,剩下一个,便是珍藏品了。直到今天,我在整理橱房时,才发现它待在角落已多月。它俨然像个被打入冷宫里的妃子,表面是一面冰冷,内心却是一片滚烫,默默地期待主人的再次垂怜。

 

       

                    南瓜饭 - 眉沁绿 - .

                                   

 

蓦然,忆起那段清贫的岁月。那时,父亲只有36元工资,可家里人口多,开销起来总显得捉襟见肘。为了省吃俭用,母亲想方设法开荒辟地。菜园里栽种最多的就是南瓜了,因为它适应性强。只要瓜子落在哪里,它就会在哪里生根发芽。等到结果的时候,只需几根杂木,横竖搭个瓜架便会有沉甸甸的收成。再说,南瓜易藏,只要放在干燥荫凉的地方,经年也不会烂掉。所以,那个时候,为了节约饭菜,南瓜饭成了我们的主食。母亲是个做饭的能手,她能利用南瓜做成各种点心给我们塞牙祭。而我们一家人经常在没有其它佐料的拌杂下吃的津津有味。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饥不择食吗?又抑或是久经美味的味蕾跟着年代产生巨大的变化?我不得而知。

 

南瓜,在乡村是一道不可忽略的风景。几乎每家的房前屋后,都会搭着那么一个四四方方的南瓜架。可见,南瓜在那个年头是农村最重要的菜蔬。乡亲们,往往很会利用那么一些不起眼的田园种上两三棵,或者也会在小溪边上随便搭一个藤架,然后往靠水的地方挖一个土坑,扔个籽,撒些农肥,盖上小竹笼,以防牛羊偷吃,便安心地等待瓜熟蒂落。路遥的《平凡世界》,读到主人公孙少平赶着把家里自留地的南瓜和西葫芦都种上了。……南瓜西葫芦,这是全家人一年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粮食……”的那一个段落时,感觉就很亲近、亲切。我想,那时母亲种南瓜也是怀着孙少平一样的心情吧?!儿时房前屋后南瓜藤上的那些南瓜,对于我们一家人的意义也与孙少平南瓜西葫芦一样的。

 

 

记得,有一年村里闹水灾。洪水冲毁了我家坝底的田园,本是小小的田园只剩下那么一小块了。由于被冲毁,母亲就懒于去梳理,把它搁置一边,时隔一年都没有去种菜。邻人看见了,以为捡了个漏,重新用溪石垒好,自认为是自家的,大胆地种上菜蔬。后来被父亲发现了,那还了得。那个邻人仗着自己是村里的派头人物,硬是霸占了我们的田园不肯还回。而一贯不怕豪强的父亲哪里会咽的下这口气。于是,拿起锄头与邻人大动干戈。后来,村里主持了公道,证实那是我爷爷开荒留下的“三分地”,这才还了我家那么一丁点看似没用实则可以救命的园地。殊不知,那块小小的菜地是爷爷在艰苦的岁月,瞎着眼睛摸着溪水里的石子一块一块垒砌起来,来得是那么不容易,父亲岂能白白把父辈艰辛留下的园地拱手让给别人呢?从那以后,不管家里粮食够不够,母亲都不会让它荒着。每年春天的时候,她总会带上我,除去杂草,央我去溪里提水浇灌,种上那么三五棵南瓜秧,目的是不让邻里再次霸占。南瓜,在艰苦的岁月里,是一个沉重的故事。谁会在司空见惯的肉鱼香米里,体会一棵植物的烟雨?

 

最喜的是南瓜收成的时候,一个个姿态各异,风情万种地躺在每一个角落等着主人的采摘。田园里的土地比较肥沃,最大的南瓜可以装得下一个箩筐,最小的也能装下一个小篮子。我们姐妹经常用箩筐两人抬着都会累得气喘吁吁。最难忘的是一家人围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八仙桌子,听大人们天南地北地拉家常,小孩们生怕第二碗盛的少,默默无闻在一旁抢吃着。南瓜那甜甜的味道和着白生生的米饭,只要轻轻咬下去,软绵绵的,甜滋滋的,你会觉得日子是甜的。桌下的小狗在我们身边转悠着,时不时眼巴巴地望着我们饭碗里的米饭……当我们扔下那么一小块南瓜时,以为是肉骨头,便会高兴地摇尾。如今,我在苦海里泅渡,每每想着它顽强的生命力,和那金黄的色彩,浑身就会充满力量。是啊,那么苦的岁月,却是那么简单地快乐着!一个小小的南瓜就可以全家人其乐融融,溢满幸福,为什么我们要哀叹生活的坎坷呢?

                              

 

身居闹市,我始终没有忘记一个小小的南瓜是怎样从母亲粗糙的手里长到餐桌的过程。在生命的暗处,我看到它静卧在乡村的臂弯里,铆着全身的力量顶起明天的希望,好似绵绵岁月的镌刻,记录着厚重和纯朴、香甜与苦涩,在现实与未来黄金的指缝间徘徊。我还能说些什么呢?今夜,我只想重新点起那盏废旧的油灯,把搁置多月的南瓜肉掏空,雕刻成一朵花的形状,放上香米肉末、香菇和布丁红萝卜,盖上南瓜盖,在现代的焖锅里去寻找失散多年的炊烟和香味,让日子复活到鸡犬相闻的村落,完成我一次次无法重拾的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