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一世花凉  

2016-12-07 16:27:10|  分类: 又起故园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眉沁绿《一世花凉》

【一】

她从高高的油茶树摔下来,殷殷的血染红了满山的茶花,枝叶纠缠。

静止。刮过田垄的风也突然停滞了。就连枝头打欢的山雀也惊恐地飞向更远的山坳。

两三片白茶花轻轻地盖住她逐渐薄凉的身体。耳鬓厮磨,好一阵缱绻。

而村头那道生命的河,明亮如水晶。秋的背影停留在她微隆的肚子,高涨,或者沉落。

 

【二】

那一刻,他从午休的噩梦中突然醒来,听着有人高呼他的名字。于是,他光着膛子就外跑。等他赶到山上的时候,她已奄奄一息,瞳孔大大的,直瞪瞪的。所有的村民都站在她的周围,呼叫着。这是一种处境,无法更改的。梦呓如涛,参差错落的村落,不经意间漏出一只昏鸦哀伤的啼鸣。一滩血泊,映红了她身后的半坡油茶。

曾经,他从未正眼看过她,经常推着搡着她的肩膀让她回娘家去。而,如今。她是安安静静地躺在山坡上,睁着的眼睛似乎还要诉说什么?是放不下她五岁的儿子吧?还是肚子里刚刚怀上的新生命?这时,田垄里不知何时作了停滞的风这时却很无情地横扫漫山的油茶,枯黄的草叶簌簌地旋落着,掩住了她最后的挣扎。

飒飒的秋风悲鸣着,托起簇拥在大白菊里一个男孩手中的细沙。

 

【三】

遥远的树群忧伤地站着。男孩手中的细沙不断地从指间散落着。

秋天空旷的背景浮出一张清丽女人的脸庞,浓密的长发被山泉梳理成两条美丽的辫子。那年,一朵花,没有人看见,她也开了。在遥远的地方。

一阵风,一种回响,一曲从古老廊檐传出的悠悠笛韵,有意无意间,翻弄着日子。一个切实的画面跳入他的眼前:昏黄的油灯下,古老的笸箩里盛放着她平时收纳的各色碎布,一只小狗安详地端坐在她的脚下。她左手拿捏着红色的小肚兜,右手飞针走线……愈来愈近的画面,透过时间,无奈他的横笛。淅淅沥沥的秋雨,正从河边飘入心坎。与眼前孩子的细沙一起搅和着,进入萋萋的蒿草起舞着,和黑夜一起变黑,黑到尽头,露出个黑黝黝的油茶籽。那个油茶籽不知什么时候被他的手指划破了,变成一双黑亮的眼睛,直愣愣地望着他。

他突然对着正在眼前玩细沙的男孩狠狠地掴了一下耳光,对着他怒吼:“你妈妈死了……”“不,妈妈在土里睡着了……”风呼呼刮过墓地上那棵红辣辣的枫树,树叶和着他的呜咽猎猎作响。男孩的细沙斑驳了时间的纹路,平静了那年的风。有人说,她是他的孽,有人他是她的孽。

他狭窄的额头盛下当年的沧海,想起了年轻。

 

【四】

一些陈旧的物件还在。红红的小肚兜静静躺在古老的笸箩里。

逼仄的小阁楼里,他的父亲枯坐如一个千年的树墩。旁边,坛坛罐罐,草帽蓑衣,锄头犁铧,在尘封的小屋里,沉睡多年。剥落的墙壁上,横着一支红漆的笛子。

他坐在月光里吹着,吹得棕榈树叶哗啦啦地响,山里的猫头鹰“霍霍”地跟着和鸣。

土墙一动不动,他父亲坐过的木墩也一动不动。

他坐在古老樟树的横枝上吹着,吹得山风呼啦啦地跟着他的高音转圈。

草帽不动,蓑衣不动,锄头不动,犁铧也不动,他母亲开荒过的田园也一动不动。

黑夜不动。他父母的声音和表情,不动。

只有一片红漆被男孩手中的细沙摩挲,掉下岁月的灰尘。几只倦鸟落入明日的巢中,一朵新鲜的茶花又悄悄爬上油茶的枝头。

比秋风还悠闲的他,又开始坐在阁楼横笛歌唱。

 

【五】

时间蜷在不起眼的角落,突然开口说了话。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