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孤客最先闻  

2016-12-07 22:5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校的后山长着一大片芦苇,与我的宿舍只有一墙之隔。一到深秋,风一吹,便会发出萧萧飒飒的声音。每当它们在窗外发出生命的低吟、热情的邀请,我好像都要停下手中的工作,凝神聆听一会儿,灵魂与之共舞一段。

风有时大,有时小。它一来,芦苇荡便不得安宁。最先听到的应是谁?忽而想到刘梦得的那句“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夜色阑珊,整座楼安安静静的,还有谁在意窗外的芦苇之声?即便听到了,也不过是秋风过耳,没有人能像我一样身心微颤,与它们同起伏共悲欢。

人到中年,越来越善感,越来越听不得风声。特别是深夜,总会撩起某条敏感的神经。那声音宛如故乡风过棕榈的声音,沙沙,沙沙……不,故园无此声。故园的风是生命最初的叮咛,无限温柔的,如蜻蜓点水,只轻轻颤动,泛起一小圈涟漪便安静了。它没有像窗外那么凌厉,那么悲切,是年少不知愁,还是现在年长了听见什么不再是什么了?

有人说,大雁南飞的叫声最辽远、最苍凉、最听不得,而我却不这么认为。秋的声音,千万种,但我觉得最受不了的应该就是窗前那片芦苇声,那里面藏着白天的鸟鸣、晚上的虫鸣,还有黄昏夕阳的余温……但更多的是夜色掩盖下无人发现的隐痛。

听之,是生的喧哗,似绵绵涛声,从千里之外破空而来,一波一顿,反反复复,重重叠叠。不用出门看,意想里一支倒下了,接着两支、三支……最后一大片全倒在风里呻吟了。耳膜里回响的是欧阳修的秋声赋,是白居易的琵琶行,是张继的夜半钟声……那是一颗孤客的心暗夜里发出喑哑的灵魂苦吟。

之后,是死的寂静么?不,还没来得及我内化,风又来了。窗内,窗外,皆是它的声音了,给人以苍凉,以恢宏。树影婆娑,芦花在飘,一朵朵的,向母体作最后的吻别,去了天涯,去了海角,最后不知不觉消弭人间……哎,想看的书,散乱放在哪,一颗宁静的心被搅得八方凌乱,不知要怎么安顿好?

岁月在流逝,风声像镰刀嘈嘈切切地割着芦苇。我是那把锋利的镰刀,也是那些被割下来的芦苇。时光老迈,芦苇还要继续直起。韧,是芦苇的性格,弯腰却不折。再来一层霜,整片芦苇就会变成惨白。苍白,即使干透了,也不倒伏,还要继续生长,而镰刀早已被风霜不入的芦苇惊讶,渐渐消失。

窗外的那片风声,不算大,也不算小,就像我生命里遇到的一切,日夜地刮。想尽力让风小些,又没别的办法,只好任凭它刮。我每天都在倒伏,我每天都在站起。那翻飞的起起伏伏里,到底在暗示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