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又是绿草染黄时  

2015-08-24 13:22:37|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绿草染黄时 - 小乔 - .
 

 

不管是睁开双眼,还是闭上双眼,感觉都是秋的世界了。昨儿处暑,开了一茬又一茬的牵牛花终于歇气了,就像累及的我,只待一场秋雨带它入梦。那一粒粒饱含流火激情的种子,有的自顾迸裂,有的被我收进瓷碗里。至于那一架乱藤,还在与秋的光阴纠缠中……或许那是内心无数次与尘世划拨的见证,就姑且搁在那儿放任吧!

前天卡卡西依依惜别了我,和她老爹去了大上海念书。那是她理想的世界,三年前她曾站在浦东金贸大厦的脚下对我说,她以后要在这里工作,那时我并不相信她以后会在上海落脚。卡卡西的成绩虽然不理想,但她还是以她的努力来到另一个世界开始她的梦。或许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远方,在年幼的时候都迫不及待离开父母去看外面的精彩。

我虽然不舍,但只能目送她的背影离开。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地告诉你,不用追。是的,不用追,虽然很多亲戚劝我女孩子不要走太远,还是留在本省好。可是卡卡西一点也不喜欢在本省上大学,而我和他老爹也并不自私,支持她去大地方见识见识。

这两个晚上一个人睡在大床上,觉得无比舒服,横竖无人阻碍。听着蒋勋讲红楼,不知不觉就进入梦乡。不知为何,梦见有人给我修了发型,显得好看。又梦见自己去旅游,突然扔下同行人的不管,下了动车一头就扎进一个做旗袍的店铺。那裁剪的师傅简直是巧夺天工,每件旗袍都那么精致无比。梦里竟然对一条苍绿的旗袍一见倾心,那种雅韵现在是找不到更好的词语来形容较妥贴。

“喜欢这苍绿吗?心变得苍绿的时候,已经和时间化敌为友了。”是谁在耳边这么说?那种指尖触摸旗袍是一种很旧又很凉的感觉,好像是在柔软的时光里滑落,如缎子般抖开静默的忧郁。张爱玲说:“无量的‘苍绿’中有安详的创楚。然而这是一时说不清的她不是树上撇下来,缺乏水份,褪了色的花,倒是古绸缎上的折技花朵,断是断了的,可是非常的美,非常的应该。”呵,原来苍绿一词是女人生命神韵的代名词,创楚过后是苍绿,我游走在生活的边缘,对世事已是漠然。

走过葱绿的岁月,明媚的活力不再,如今的我应是绿意渐老,是绿里添了苍茫、丰饶、韵味。衣橱里有神秘的黑,有低调的灰,有简洁的白,迷人的酒红……苍绿从未进入我的视线。但梦已告诉我,苍绿已经侵入骨肉里了,你不得不去接受。轻轻告诉自己,做一盆庭前兰草,不露声色,于已自幽,于他人苍绿养眼,不也很好嘛。

寻一条心仪妥贴的苍绿旗袍,可以代替一个人来爱你,拐角不需灯光,也可以走得袅娜,走得从容,走得风生水起。老迹斑斑算什么,只要能裹着一身苍绿,养石成玉,安然度日,与春夏相依,于秋不黄,于冬不凋。这也是一个众生羡慕的异数,不是么?!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4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