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再不艳遇就老了  

2015-07-15 12:16:55|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不艳遇就老了 - 小乔 - .
 
 
 

想到荷花,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一句:再不艳遇就老了。大暑过后,就是立秋。等到秋后,只能看到一些残荷。虽然有人说残荷也是一种美,但那毕竟是领略世间沧桑之后的感喟。

与荷的艳遇算是第五次了,但每一回的感觉真的大不一样,彼一心境也,此一心境也。大抵如宋末词人蒋捷写的《虞美人·听雨》所述的那样,少年、壮年和晚年的不同感受。虽我未至晚年,但也已过壮年,特地去赏花的心情并不常有。

但此时看荷的心境还是美美的,因为花开还好,一池荷花如宋瓷接水,银碗盛雪,灼灼盛开。那天在华亭看荷,站在田埂上遥遥与它们相对,只能用视觉抵达,未免有点遗憾。而今天的我终于可以下到荷田,期待与之亲近,谛听它隐秘的禅语。“不俱老,亦不俱孤独。往前走,总能看到最美的光阴花朵。”是谁在耳边这么说?

深入莲池,千寻万寻,终觅得赏心一朵。够了,我也不贪。盈盈身影,深藏禅意,从周敦颐的笔下走到我的面前,将眷恋红尘三千的眼眸瞬间涤尽,实属不易。“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难道只能这样,不碰不触,让爱得以永生?!

晨光缓缓来,缓缓去……而我还必须侧身,给风让路,好让一朵红焰抵达另一朵红焰,好让远山与近水靠拢、花与叶彼此融合。深居季节,日子无声地流过,多少忧伤和思念曾在荷田摇曳而过,又能怎样?有些东西曾是抱着多少激情而来,但最终也是无奈淡淡而去。

荷,我生命最初的荷又曾开在何处?今天,我融入身心去过来看你,但还是以游客的身份经过你,并隔着镜头观你。你依然那么圣洁,善意的光芒铺满世间,不可企及。我有小小淘气,想掰你一朵手心把玩,但终究不敢。

摘不得花,可以要一个莲蓬么?忽然想起一幅图片来,那是雪小禅拍的。她才是真爱莲蓬的主儿!印象里,沙发边随意搁着一瓷瓶,瓷瓶里插得莲蓬两三枝。低暗无声的光芒从窗子射进,落在开满红色硕大花朵的印花桌布上,艳与静,有一种惊心的美。人呢?哪里去呢?禅园听雪,抑或在花外落墨?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用小半生蘸取莲花光阴,修得一颗美且静的禅心。

说到荷花,又不得不提起胡兰成。胡兰成虽世人讨厌,但他写的文字却是极有灵气的,且也有点可爱。特别在《山河岁月》一书里,他提及世人所爱的莲花也要与印度比一比,说印度的莲花如金箔剪出来的,毫无生气,而中国人爱的莲花不是金色,是红荷花,白荷花。这还不解气,他还旁征博引说荷花的烦恼也是非常好的烦恼。

我最喜欢的写莲诗,应该是六朝的《江南曲》。诗里有莲花莲子莲心,还有采莲人,真是一应俱全。这样花人俱融,还与劳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诗歌毕竟还是少数。诗人爱莲,大多是心灵与其融合,神到而身不到,与花还是有隔的。

我逆着光,透明的花瓣直逼眼睛,明晃晃的难受。很想独运匠心,拍出另外一番意境的荷花,但终究不能。恍惚中,我看见一朵正在凋零的荷花,一瓣一瓣地落了下来,那是来自“夏日阳光”的绝笔么?他去了天国,把一朵凋零的荷留在我心中。我随时翻出来看看,听它的独吟。记忆有痕,荷花,这短短的相处,又叫我怀想所有与荷有关的人和物。

回家的路上,我对自己默默说:明年我要买一莲盆,种上一两朵,日日拍,夜夜赏。雨夜黄昏,长夏凉秋,燃一炉清浅的沉香,或看,或听,或有想,或无想……如此艳遇,可好?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