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窗事老  

2015-06-10 18:10:34|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事老 - 小乔 - .


来去一扇窗。

布埕巷不知走过多少次,独独没有发现这扇。白色的墙体、土黄的漆色,窗栓有点像栅栏。风,不小心吹过,“叮当”一声,心底掠过涟漪。沿着那声波落处,抬眼,是一串很美的风铃。

窗帘是海蓝的,有着湿答答的惆怅。

淡淡然的,一室雅静。

这样的小屋该住着一个怎样的主人?让我猜猜吧!十六七岁,长发飘飘、眼波柔美……抹茶色的碎花枕头下压着一本粉色的青春日记。夜上阑珊之时,她会在灯下读书。黄昏下雨之时,她会坐窗下听雨凝思。

我猜对了吗?

一阵清风吹过,“叮当”一声伴随着我的思绪往前走。这里离尘世只有几步之遥,却是无限清幽。一棵白色的木槿探出墙外,花开清雅素心,大抵映照了我青春年少时立于花下的心境。

恍惚是那一年那一日,是谁坐在窗口下读一朵旧时花?一串白色陶瓷的风铃在暮色响起,呢哝软语细说从前。

一说从前,光阴就像把老壶,不断在酒水中斟酌。那是我与他刚结婚不久,住在他的单位里。家居极简:一床、一桌、两椅。帘子薄薄,是淡绿的碎花,每日可以透过窗口看湖光山色,山岚潮涌。白色的陶瓷风铃挂在窗下,那是我们婚后最诗意的装扮。

山间的风是清风,铃声自然也是清脆的。发出的声音,随了风远去。像乐曲,有情感,有梦想。动听,醉人呢!常听,也常痴。春深夏浅,常立于窗口聆听,安谧里有着生趣,平淡中自有欢欣。缠绵往复,时作春事录。

不知什么时候,锅碗瓢盆交响曲冲淡了那清风中的阵阵铃声。那串时时在清梦中响起的风铃去了哪里呢?哦,记起来了。搬家了,人去楼空。记得它被搁在他老家的窗口前。风铃随着山风常常响起,可是再也无人听之。

偶尔回家,看它孤零零于窗口下,尘满面,鬓如霜,就连擦拭的心情都没有。是心老了,还是生活不存诗意?那情景恰似胡兰成写给张爱玲那般:“我坐在忘川里的湖边,看微风拂过,湖面飘浮着枯黄的柳叶,柳枝垂落水面,等待着给予的飘落,那是种凋零的美。”

诗意慢慢凋零,铃声不再复苏。后来,这串风铃被侄女拿走了,挂在她的小窗,一如我年轻的时候,开始她的少女之梦。写诗,怀春。铃声叮当,素素静静的白,暗暗淡淡的紫,便是每个少女心绪的底色。如今,她也嫁为人妇,那串风铃兜兜转转,不久前被我收藏起来,放在新居里。窗是古典的,却不再挂起。

当这个早晨再次听到风铃的声音时,而惊觉时光静静过去数十年。谁能说初心不变?遥望生命的长河里,我一直在寻找那种清绝遐思。铃声未变,而窗事却已先老。蔷薇将暮,原来我是等,杂草丛生。想到这里,内心有隐隐的伤感。

回来的时候,再次经过它。帘子未开,莫非屋内的少女还在熟睡?再细看路过的这个风景:白墙、小窗,淡淡诗意,略微清净。我与它好像本无干系,它却像故人一样留给我记忆,并有一种温存。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