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千年古道悠悠去  

2015-04-08 16:50:57|  分类: 又起故园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年古道悠悠去 - 小乔 - .
       
   

       当熹微的晨光刚刚舔舐带露的小窗,当山坳的春风悄悄撩起故乡晨雾的面纱,我又带着一个昨夜未完的梦匆匆赶往一个千年的古村落。
       呵, 梦里那一棵樟抱榕的千年古树,望着我;那一缕飘着游子乡愁的炊烟,唤着我;那一垄垄放牧着牛羊的梯田,等着我;那夕阳下荷锄躬耕的一个个身影,望着我……就像田野等待春天,庄稼等待雨水一般。她,也一直等待,等待有人走进她的怀抱,解读她在岁月里留下的风霜和雨露。
      当我一下车,便遇见一个好心的老伯。我问他这里有什么美景介绍一下?想不到他非常热情地为我引路,刚走几步,我便看见路旁几棵苍天大树,大树底下竖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四度先生种的。这一个名字我非常熟悉,也是这个村庄的名人。记得老人家当时坐在外我故乡的古道尽头,与父亲一起商量书写《济川风景志》。那本书的初稿我好像见过,记得里面有一篇是父亲写的。他用简短抒情的笔墨记载了故乡古道边上的风景,具体什么内容却忘记了。如今四度先生还在,那些他种的风景树还在,而我的父亲却不在人世,那本书也消失了,连同那条悠悠的古道也被湖水淹没了。
       说到这儿,我不得不重新提起那条连接家乡和济川的悠悠古道。济川,虽是生我养我的邻村,但并不熟悉,遗憾的是这个时候才走近她。走近她,或许是源于对摄影的爱好。以前通往济川的路,只有这一条崎岖的古道。这条古道弯弯绕绕,一个个圆溜溜的石头上踩满了无数先人的血汗。路旁古木参天,长着许多奇松怪柏和一些杂树。夏天走在山道上,因为有它们遮天蔽日,所以觉得格外荫凉。冬天走过,枫叶飘飘,松鼠跳跃,如入画卷,含不尽诗意。
      这条古道,我也爬过无数次,每次都是早早出发,傍晚劳累归来。不是和小伙伴砍柴放牛,就是随着父母去开荒种田。古道尽头,有一个小庙宇 ,庙宇里供着一尊年代很久的石佛。后来村人听说这尊石佛很值钱,就有人偷去卖掉,但也因此遭了报应了。庙宇前,有一汪清泉常年叮咚流着,清甜可口,从不枯竭。每每爬上这条古道尽头的人们,都会坐在泉边舀满一竹罐咕咚咕咚往下喝,感觉无比酣畅。有樵夫歇下重重的木柴,一边擦汗,一边慨叹——何时这条田坑岭会爬到头?
      周末这条山路熙熙攘攘,时不时在古道拐弯处冒出一个个在外求学的济川学子。他们的肩膀上总是挂着两样东西,一头是大米,另外一头是书和咸菜,还有父母亲殷切切沉甸甸的叮咛。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艰辛求学路,也许又因为那一方山水的钟灵毓秀,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孕育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时至今日,这里读书依旧蔚然成风,一个小小的山村,先后竟然走出300多位专家学者,2位博士后,5位博士,22位硕士。1985-1987年,连续三年有3人考入清华大学,被传为佳话。而这条古道已经被金钟水库的湖水淹没了,就连那条美丽的断桥也消失了,漫漫求索的山路上再也看不见学子频频擦着汗水向上攀登的身影。
      这条古道虽然消失了,但那些从这条古道走出的卓有成就的学子们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他们永远不会忘记长亭外的那一汪甘甜的山泉,他们永远不会忘记长亭外的那条悠悠古道!那是唯一一条通往他们故园的藤,那是唯一一条通往远方的路,那是剪不断的乡愁!那是他们灵魂震颤的路!这一条古道,将永远成为他们精神上的行走和歌吟!不信,你听,那些喘息还在,那些脚印还在,那些汗水还在!

(后记:本想写有关济川的风景,写着写着却写到逝去的古道了,不知当年的父亲写的可是这些?要是那本书还在该有多好呀!如果能,我这篇以后能不能编入《济川风景志》?千年古道悠悠去 - 小乔 - .千年古道悠悠去 - 小乔 - .千年古道悠悠去 - 小乔 - .千年古道悠悠去 - 小乔 - .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