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用纸写字  

2015-12-17 22:15:44|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纸写字 - 小乔 - .


“风大月冷”,这个速冻的夜我只能用这四个字来描述。风有些凌冽,极像欧阳修的《秋声赋》里描写一样,听其声气就不住打个颤抖,捆紧围巾。

关起门窗,一个人躲在室内听歌,听曲,听素年锦时的朗诵。那抑扬顿挫的甜美声韵明显掩饰了屋外的风声。但随着电音的啥那停止,风的生息似乎又是无孔不入。

那是风吹芦苇的声音,一波连着一波,沙沙声来,沙沙声去,如心潮起伏,四面萧杀。推门、探身、仰望。一枚孤月悬在天边,撒着冷冷的清辉。只是那清辉太微小了,照不见屋外的群山,和那一片被风扭来扭去的芦苇。

寒气咄咄逼人,不由地打了喷嚏。赶紧把门关上,心想如果那冷月周围,缀几颗寒星呢?或许就不会如现在看起来那么高冷吧。雪小禅说老了的张爱玲为了驱赶寂寞,总是把电视的声音放到最大。不管这个世界多么热闹,但人心有时总是会被寂寞吞噬的,有时也怕的。

而雪小禅本人呢?即使拥有无数粉丝,可是我还是能从她的文字和歌里,感觉到有一种被刻在骨子里的孤独。她也需要一台老旧的收音机,听铺天盖地的信息。

或许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悬崖,而这个悬崖只有自己能抵达。想自己最近开车,不也喜欢把音响拧到最高,然后把自己的寂寞放纵到声浪里,随着起伏把旅程走完。

这样的夜,是冷的。呼呼的风,在窗外。泡了杯菊花茶,暖手又暖胃。再烧一壶水,暖脚。这样总可以把冷气逼出去,你说呢?捧来《白说》,听他说故事。他的语调平和,没有抑扬顿挫,没有激情洋溢。不疾不徐,娓娓动人,有的是与世界交流汇成小溪的涓涓细流,滋润心田。

伴着音乐,我走进他的世界里:诗歌、古典音乐、道德经……他无所不晓,无所不精。那天在他的感想里看到他与学生的对话,不住颔首认同。学生问他如果有时光穿梭机,让你回到我们这个年代,你来不来?他想了想,斩钉截铁地回答,不来。

这确实一个只认得金钱的浮躁时代,再也找不到木心的慢。如果学生问我,我想我也不想来到现在。

脚下的水,冷了。

白的一个故事,也讲完了。我不断地续添热水。

接下来,我该做什么?我想听雪提及裘裘唱的《越人歌》,那一首如世外人唱着世间的歌。用手机搜索,居然没有找到,却无意听到《越人歌的朗诵》:今夕何夕兮骞中流……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又是触点。想起花千骨用手帕暗暗写给白子画的那几个字:山有木兮木有枝。当时并不解,知有这么一首诗,但并不认真去理解。可是,那几个字偏偏就遇到冷绝的白子画。她爱他毫无世故,如此单纯,甚至不要自己的生命。他也明知,她是他的生死劫。但他就是不说爱,冷冷的心却怀柔天下,心系苍生,教她怎样做人,陪她成长。

他才是她灵魂的真正导师。没有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也没有在人前,甜甜蜜蜜。但是他就是用生命去呵护她的一切。我喜欢这样的男人,虽然外表冷酷。前天,不经意翻到以前与一位博友的对话,说自己理想中男人是怎样怎样?博友虽然没有耻笑,但是从他或她的言语里却是委婉地指出:你要照照自己的脸,再看看自己怎样的修为才能与之匹配。而花千骨,她很有才吗?不见得。她不过用善良赢了世界,赢了每一个人的心。

有点扯远了。

脚下的水一点一点地冰冷了,我也不想再烧一壶来暖。或许冷了的心再怎么焐也焐不热。因为月再天,我在地。“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情我便休”。想想前天看到张若虚的这一句,暗暗称道。感情去的时候,不拖泥带水,不哭哭啼啼,多么决绝呀!

好是好,可是当时还是相爱了呀!“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忽又无端想到这两句,再听窗外风声,心便有些凄凄戚戚了。

夜色总是给人,了解的感觉。该收收心,整理思绪。摄影群发来征稿的通知,日期快要到了。但我那天晚上看了一个摄友发来的图片,心就顿时泄了气的皮球,蔫蔫的。

大师多如牛毛,坐飞机航拍的,技术精湛的,相机好的,比比皆是。要去参加吗?我问了自己很多遍了,昨晚再问某人,某人说你自己也有自己的特色。

这句话,中听。嗯,我有我自己的特色。别人拍的夜景都是璨如星河,繁华似锦。而我的夜景却是什么呢?虽然你看了可能直摇头,但你听我取名: “在水一方”、 “灯火阑珊处”、 “夜帆”、 “月亮湾”、 “流光琴”、 “忘归” ……

我的夜是黑的,没有流光溢彩的霓虹灯。只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孤独。即使有点点光芒,但那光芒很快被夜色吞没,就像我的人生。

今夜,用纸写字。但耐不住纸短情长,扔了笔,直奔办公室,噼里啪啦地敲下这一行又一行,喷嚏打了一个又一个。该停笔的时候,我的脑子忽然怎么又蹦出一句:“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雪飘来,风停止!此时,我想要一个红泥小炉,有吗,有吗?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