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晒秋  

2014-10-29 13:33:21|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晒秋 - 小乔 - .
 
 
       当田野翻起金浪,风过柿子林,我的父老乡亲们便忙着秋收。秋收是热闹的,喜悦的。田野收割一场景,晒秋又是一场景。收是辛劳,晒是欢欣。当一担担沉甸甸的谷子挑回家之后,咋办?搁在晒谷场吗?不是的,故乡以前没有晒谷场,现在也没有。老宅子前面是有一大块,但晒着费力。为什么呢?怕的是鸡犬牛羊多的是,而且早晒晚收多费劲。
        在这点上,山里人家就是能干。林子里有的是树木,门前有的是地儿。抡起斧头,别着柴刀,来到后山刷刷挥倒十几棵松木,剥下松皮。晾干一段时间,扛回家。再在门前挑一块向阳的地方,牢牢订下四个大木墩。再在木墩上前后放一横木,上面均匀搁着八九根松木。就这样,一个晒架就完成。这晒架成年累月承载的是风雨,同时也是喜悦。
       说完晒架,我必须提起与它相依为命的竹匾。有晒架没晒匾,有什么用呢?所以每户人家都必添置十几、二十张晒匾。这一张张类似简单而淳朴的乡村面庞,春夏叠在一起,挂在阁楼黧黑的墙上沉默不语;秋冬,轻轻一放,搁在晒架上就成了一片片待放的碟片。金秋一到,豆子啊,地瓜片、淀粉啊,谷粒谷粒们都争先恐后蹦到它们怀里撒娇撒野去。
        雀儿最爱的吃是谷粒了。晒匾一出来,那些林中的雀儿也跟着从四面八方赶来。匾上,是金灿灿的谷芒。两三只雀儿打边儿落下,小眼睛滴溜溜的转,随时打量着户里的动静,趁着主人不在旁,赶紧啄两口,一溜烟飞走。一会儿,新的一批又扑腾而来,虎视眈眈。爷爱坐在大门口,眼睛看不见。但耳朵灵,一听到雀儿的叫声,便不停地拍打他手中的那根削成花状的竹棍,像摇经筒似的,然后骂了句“天公吊的,又来了……”那些雀儿一听到爷爷的骂声,一惊便冲向云霄。那时我看见爷爷的盲瞳闪烁着光芒,跟随着雀儿远飞,飘到青山的白云上。
          爷爷,就这么坐着,在晒秋的那些日子里。一根惊鸟棒在他手上一握就是多年,不知疲倦,而我只陪着他度过一年的晒秋时光。风吹来的清晨,鸟儿给他传递一点儿响动,那是寂静本身。爷,在我九岁的那年就死了,埋在那个被他砍过松木做成晒架的后山上,几只被爷爷惊鸟棒打惊的雀儿经常飞到坟头去探望他。夕阳下,一匾拉近,另一匾熟练勾上,匾匾浑圆叠起的景象再也看不见了。草木一秋,爷爷的惊鸟棒成了弟弟的玩具,那些搁在阁楼上的匾子也渐渐尘满面鬓如霜。
         后来,我家六口都因了父亲农转非,只有弟弟户口在农村,还分得三分地。晒架闲得慌,被需要的竹匾渐渐少了。再后来,我家的晒架不知什么时候被父亲剁去当柴禾烧了,就连乡亲们的那些晒架什么时候也倒了。那些山雀儿们再也找不到昔日古铜色的面庞,它们一只只在家门前徘徊着,失落地寻找昔日的场景。
         多年以来,我生活在它处,看不见晒架,也看不见晒匾。它们只在我的回忆里静静地站着或躺着,像两位心事重重的老者蜷曲在旧时光里,自己回忆自己,发现许多东西已经逝去,却不知道怎么消失。此景已成追忆,那些晒秋的物象已成了村庄深处的隐痛。要看晒秋,只好到婺源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4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