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秋已至末  

2014-10-22 17:00:19|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已至末 - 小乔 - .
 
 

秋已至末,我终于又穿了一回蓝底印花的旗袍,坐了一趟长长的公交车,穿过一条开满异木棉的长街,准备回家。轻轻的风吹过树梢,长长的街好像在燃烧。天有些阴霾,这不要紧,并不影响回家的心情。虽然心头掠过昨晚梦里捶胸顿足的痛,但梦醒之后依然是似箭的归心。

走在街上,头微微低着,只见得花蔓从水滴样的领口开始伸展,白色碎花撒了一身,直至摆侧半开襟处。只有此刻,我才发觉自己是如此的安静自在,可以与一条贴身的旗袍紧紧地偎依走一条长长的路,就像一个未出生的婴儿与母亲的胎盘温柔缠绵的旷世情怀。不要走得太快,也不要怕前路没有知己。只要走着,在一棵棵开花的树下优雅从容地走着,就自会走进自己憧憬的一种意境里。

有人站在开满木棉花前的店里唤我,声音清亮。我循了进去,是卖油漆的老板。每次经过她的门口,她看见之后总会热情地邀请我进去喝茶。进去小坐,旁有两个女人不住地打量我,微笑对我说:“穿旗袍总是好看的。”能得到这样的肯定,我总是心怀欢喜的。这年头穿旗袍的人不多,能以欣赏的眼光来赞美旗袍的美更不多。喝杯淡茶之后,店老板问我最近为何都没有经过她的门口,去哪里了?我说最近不是自己开车,就是搭同事的车,所以都没有经过你这里了。

作别之后,我又徜徉在美丽的木棉花下,一个人陶醉地走着。突然想起十八岁的那一年,我时常孤独又有点忧伤地漫步在一条被废弃的铁路上。我不知道长长的铁路尽头是否有个白衣翩翩的少年等我?但是,我就那么地走着,走着,有时带着一本书,有时手心捏着一支狗尾巴草,直到黄昏来临,空气里充满寂静落地的破碎脆响,我才会自足地往回走。

我的青春早已过场,盛大的蝉鸣只停留青青校园那棵巨大的榕树上,其后不再聒噪。眼前,是落花,一朵随风落下的落花。这个秋天还没来得及穿上秋装就要过去了,我的日子有啥新鲜的东西呢?无非就像一只蜜蜂忙碌地采摘一些秋天的花粉,然后继续深入,用一根刺插向自己的内心。

对于秋天的热爱,我不比诗歌高贵几分。诗人韦东已用诗歌为秋风谱上曲子,他要高音区不亢奋,低音区不悲伤,它像水一样流过河道,不会湍急,但有波浪。还要红叶红得也别太热闹,落地也别弄出声响。这薄薄的诗行,让我萎缩的泪腺,一次次揉出清泉。我庆幸自己的生活里还有诗,没有被时间巨大的胃吞噬,只剩下粗糙不堪的柴米油盐。

秋已至末,我在落英缤纷的诗行里穿行,脚步缓慢而安静。一个人行走,一个人停驻,一个人用诗意与生活无声对抗,达到最后的妥协。空旷不着边际,念想无休无止。一缕风过,黄叶簌簌,像我内心悄然叛逃的孤独,在跨越最后一道障碍时一时失足,便跌出声响。正恍惚间,一辆摩托车在我面前嘎然而止,以为是载客的问我要不要坐车。谁知他的嘴里蹦出这样的一句:“妹纸,你的这条旗袍是哪里做的?”我一愣,误以为是听错了,他又重复一遍。随后我把一句话扔在风里:“北方做的……”“北方做的?”我听得出他的语气有着惊喜之后的淡淡失落。

北方以北,南方以南。旗袍,在岁月的河流里袅娜着。注定穿上它的时候,会想起什么。只是你不知道的,在快乐与忧伤的交替中,白了我的黑发,老了你的容颜。我和你在岁月里咸淡相依,说好相忘江湖又常常想起。故事里,许多寂寞都安睡他乡。这个秋天就如每个秋天一样,我一直等,等着穿上旗袍的机会,有人来看我。但天已转冷,那些美好的等待,我渐渐不再相信。于是,总是这样,当我每年穿上旗袍,平静且忧伤地,秋已至末。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5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