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岁月  

2014-04-07 22:02:15|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 - 小乔 - .
 

一觉醒来,是四月故乡的早晨。

小木窗漏进屋子里的辰光微微,一切是那么淡而静。支起耳朵,听周围的动静,一点声响也没有。母亲该不会踏着晨露去挖春笋了吧?昨晚睡觉之前,她说要一大早去掰春笋的。我不准她去,担心她老胳膊老腿的,万一走不好摔了怎么办,再说山上早晨的露水湿重,决不能去的。但固执的母亲俨然不听我的劝告,自以为还身强力壮,一大早就牵着晨雾上山了。

起床悄悄拔开门闩,生怕弄出一点声响,吵醒正在熟睡的小宝贝。呵,一缕新鲜的山间空气立刻围拢过来落进屋里,我走出门外,站在楼廊上美美地地呼吸一下。如果,着一袭白色轻飘瑜伽服端坐在这里做瑜伽,绝对是一个绝妙的场景。我已然忘记那些曾经练过的动作,但此时也并不需要,轻轻一个呼吸我就可以进入安静的冥想状态。

尘世成空。我的意念里只有青山绿水,和绵绵不绝新鲜甜润的空气。

当我很享受地闭上眼感受这些久违的清净,一声啁啾穿过耳膜,使我不得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拖着长尾巴的鹧鸪又停在门前那棵棕树上和我打招呼。这热情的小家伙,像是多年不见的故友一旦遇见总要前来寒喧几句。你看,它是记得我的。去年这个时候,我是回家过的,它们曾在门前的老瓦房上搭建舞台举办音乐会;许多前的这个时候我也是回来过的,它们曾在那老瓦房上偷偷亲嘴;许许多多年前,它们成群躲在屋檐后,听见我的父母亲在厨房里激烈的吵嘴,害怕远远地飞走了;其中有一只听见一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还在背地里窃笑了一下父亲的迂腐。

在我日渐衰老的记忆里,它们不过门前的一个客,而如今它们鲜活的记忆里,我却成了它们经年罕见的客。这些长年守护家园的老邻居们,即使我认不得它们的子子孙孙,但它们依然会守候老房子给回家的我以最温柔贴心的安慰。

屋前那些棕榈树明显也老了许多,虽然这个春天它们也努力地绽出新叶,但那些新旧之间,我看见时光的青苔居然沿着它们的枝干爬了上去,一层又一层……还有远处的青山,树木托着去年的希望努力地向上长着。每一次回家我都会站在门槛上默默地与它们对视一番,我不知道青山会不会老,但我却在和它一次次对视中苍老了许多。我多想越过内心那一座座高山,与多年前的那个我相遇。那时,有童年躺在它怀里尽情撒娇的快乐,有遥望大山外的梦想,有对着它高喊出来的爱……但如今我除了默然相对,感慨时光不再还有什么呢?

我在静谧的辰光中一次次遥望青山,一次次吐纳新鲜的空气。朦胧中我看见一棵美丽的树,它分蘖的枝干是那么分明、均匀,远远看去像一个鸟巢。我仿佛看见它曾怀抱的云彩、日影、山月、鸟鸣,还有会唱歌的绿溪此时都在晨雾中一一舒展开来,引我走向一种从未有过的澄明中。这莫非是阿凡达里的仙境吧?!绝对是!它茂盛的绿叶正吮吸着晨雾,多么纯净,那抒情的身子,内心的渴望,分明带着季节的流韵和岁月的空茫在晨光中轻轻抖动。

什么时候它竟然长到我站在屋前就可以全部看清它伟岸的身躯?什么时候它分蘖抽枝一次次抬高我忧伤的乡愁?静止的画面,淡淡的山影,它纯净空邈的样子,犹如一位满目宁静内心清澈的母亲哼着晨曲,正用她温柔的臂膀迎接她久久未归的游子——一个有水做的肌肤,有山做的骨头的女儿。我多想回到小时候与小伙伴快乐地怀抱她,我多想回到少女时代坐在她树下听风过的声音,我多想她能永远定格在我记忆的场景里,伸着枝桠荫凉我一个小小的诗意情怀。

但一切都将远去,一切都将过去。当一抹阳光从林梢穿越过来,我看见母亲怀抱着一根根可爱的竹笋从山路的那一头蹒跚地走回来,她沾着露水的银发在晨阳下闪闪发光。我站在阁楼上拉着小不点的手,沿着栏杆也从岁月的这一头走向另一头。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