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衣衫尚留他年香  

2014-04-23 21:49:08|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衫尚留他年香 - 小乔 - .
 

       再过不久就要入夏了,该是整理衣橱的时候。午后,一个人悄悄躲在试衣间里,先把冬天的厚棉服收纳叠好,再把夏天的衣裙一一整理出来,挂在另一个衣橱里。做这些事的时候,心底温柔安静。窗外画眉在花枝上雀跃,窗纱随风轻微起伏、颤动,我的小花园还有许多花儿要开。
       在旧的光阴里徘徊、折叠,如同暗夜闻到黄玫瑰的花香,有点沉醉。那些旧去的华衫素缕在我双手的抚摩下,棱角分明,一层层一叠叠整齐妥贴,泛着流年的清欢。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我无法对一件衣服做到情有独钟,除了那件蓝底印花旗袍。它是放不下的旧爱,有种种的纠缠。触指生凉处是暗蓝的底,开满白色蟹爪菊。那种凉是泛舟春湖被惊起的一滩瓯鹭,扑棱棱掠过湖面,飞往时光的远处不见踪影,过后又深情地折回来栖在舟尾,翘首等你入梦。
       那是很久前的一个春天,柳色还未染上衣襟,北方的雪还在细细地下。我随妹妹北上游玩,被挤在一堵操着南腔北调又脏又乱的车厢里。车厢里到处都是人,连去趟卫生间都要拨开人群说让一让。空气极端污浊,走廊里人群横七竖八,有的临时就做了一笔交易,有的打个招呼就成了朋友……饿了打开一包方便面和着开水充饥一下,累了就铺开一张报纸钻到座位底下去打呼噜。那简直是一个底层社会的缩影,不亚于一张清明河上图的再现。半夜里,齿轮摩擦铁轨发出“咔嚓咔嚓”的慢声响,仿佛无穷无尽,摇晃我的英雄梦启程,从起点走到终点,又从终点被拉回到起点。
       经过一天两夜的颠簸,终于到了河北保定市。将近凌晨,我拖着行李疲惫地跟随着妹妹来到了一条脏乱差的小街上。短短几天,我见识到那个地方的城市风貌和风土人情。人是亲切热情的、物价是便宜的,空气里充满黑色的灰尘颗粒、苹果随地打滚儿、凉菜是好吃的、又大又薄的煎饼毫无味道、太阳像梦里的风月那样朦胧挂在树梢,三轮车里的花卉用塑料薄膜尘封着春天的梦、氤氲的澡堂里站着一位牛高马大的搓澡人……所有的这些不是良辰,也更非美景,不是我所爱。白天我品尝各种小吃,来来回回地走动着,观察着,像是在与一个衣衫不整却非常热情的中年妇女拉呱,晚上我就恍恍惚惚想着生意经。
      就在快要离开的前一天,我在街角遇见了一匹心仪已久的蜡染印花布。一种古典怀旧的情怀又涌上心头,我爱怜地抚摸着那块布料,心想穿着它做成的旗袍与他相遇在梦中的路口:小雨淅沥的黄昏,秋风带点凉意,梧桐落叶飘飘,他宽大的风衣正好裹的住我曼妙玲珑的身体。我在这样的想象中听见一个裂帛的声音,它撕着缠绵的往事被剪裁成一件得体又带点忧郁色彩的旗袍。
      我带着它,一个人勇敢地爬上了长城,之后我又匆匆忙忙地折回来,安静地坐在车厢里,期待下一个站口想象无数次的场景。那一天深夜,过尽千帆终不见。当失散的诺言湮没在三月凄冷的雨中,我的心萎缩成了旗袍上的一朵蟹爪菊,无枝无蔓,在时光里渐渐枯萎。雪小禅说:心仪的旗袍,只能是一段暗恋,属于自己,只属于自己。我带着它一路辗转,漂泊之后,就把它小心地放到箱子底,再也不敢肆意绽放。那是我的一个梦,只是一个梦而已。
     隔着春雨和山烟,遥遥一望,本以为把那一次刻骨铭心的经历早已淡忘。但那些旗袍上的印花隔着漫长的岁月,似乎并没有泛黄,而是带着点暗蓝和他年的香,和着那咔嚓咔嚓的声音又细细地扑来。爱在路上,爱在修行。我一直保持当初的身材,也愿意相信换个对的时间穿上它,长亭外的杨柳一定如别时的依然。
     有的相遇成欢,有的转身成念。如果时间不对,请耐心等待。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微风暴中国新小说
阅读(532)| 评论(8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