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每段时光都会苍老  

2014-04-18 17:25:03|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段时光都会苍老 - 小乔 - .
 
      每段时光都会苍老。

     【一】

       三十年前,我离开母亲,被父亲强带到山沟沟里。来到那座村庄不久,还没等我与山混熟,也还没等我走稳山路,我便成了一位山旮旯里的放牛娃。
        我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妹妹弟弟。但哥哥考到县城一中上高中之后,就不见他的影子,偶尔周末回家也是躲在阁楼上看书。姐姐则是留在外公家念书,而妹妹弟弟还小,这放牛的担子自然就落在我的肩上了。
       在父亲眼里,山里的孩子不用锻炼自然就会放牛,所以他只告诉牛栏在哪儿就完事了。至于怎么放牧,怎样在牛头上缠绳子和怎样吆喝牛会安静下来,诸如这些事情都是我从那些放牛的小伙伴身上渐渐学来的。
       放牛班里都是男孩子,而我是其中唯一的一位女孩。还好这些邻居的小伙伴们都对我挺照顾的,处处帮着我,护着我。不久我就学会了怎样放牛,并走稳了山路,爬山涉水不在话下。山里放牛其实很简单,不用人在旁边伺候着牛儿。只要一早把牛放出牛栏,然后沿着山路一直吆喝去某个大山就行。一到某个山林,我们就不管了,让它们在山里自由行动,爱吃啥就吃啥去。
       看牛儿上山吃草去,我们则开始玩起来。有时去小溪里摸鱼虾,有时用毛萁斗牛(山上的一种植物),有时打牌或看小人书,有时还去田园里偷地瓜吃……差不多中午时分,大家感觉肚子饿了,就临时搬来三块石头砌灶,淘米下锅,捡拾一些干柴做起饭来。这饭虽不是山珍海味,但用山泉做的,柴火烧的,自然就不一样了,那味道真是一个香,无论现在哪个高级的厨师也做不来那个味道。
       饭后,我们会去山上砍木柴。等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就分头去山上找牛儿。当然这些贪嘴的牛儿并不是那么好找的,有时它们会结伴一堆,有时它们走散了,就得一头一头地找去。等伙伴们都找到之后,赶到大路上,我们便吆喝着牛儿,挑着木柴唱着山歌回家了。最难忘的是黄昏的一幕:牛儿全窝在一个山坳里躺着,夕阳穿过树梢斜照在它们棕色的牛毛上,它们眼神慵懒,安详地反刍肚子里的青草,好像在回味某个遥远的时光……
      这是回忆中一幅绝妙的画儿,时常在我脑海里重现。如果当时有单反的话或者有手机记录,现在翻出来看该是多么的美好。再回首,那些放牛郎都老了,即使回到故乡也很难见到他们的脸。
      我感谢父亲给我的人生留下一笔可贵的财富,使我的童年有那么多画面可回忆。

  【二】

     二十年前,我在一个山坳教书,与闺蜜红生活了一年时间。
     红,是我的初中同学,身材高挑,满脸雀斑,长得还算不错。当我穿着系着蝴蝶结的湖蓝色衬衣白色长裤梳着两条长长麻花辫出现在那所山山村小学时,红见到我是无比的激动,也想不到的是我的人生在那里开始埋下伏笔。
    那时我们两个人的身上都洋溢着青春活力,白天教书,晚上一起吃饭睡觉,简直是断背了。黄昏,我们经常一起在山间小路散步,采山花,听鸟鸣,偶尔还会去同一个村的另外一个分校去捉弄男教师。我们两人像演相声似的,一唱一和,配合地非常好,常常把几位男教师逗弄的都无言可对。最是晚上,我们俩有说不完的话,聊人生,谈心中的恋人,穿着新买的衣服在逼仄的小屋里走猫步,大声地唱着歌。最可笑的是方便时害怕隔壁的男教师听到叮咚的声音,便用力地跺脚为对方掩盖声音,之后又咯咯的笑个不停。周末我们便坐车去城里逛街买衣服,找同学玩。衣服常常换着穿,不分彼此。她看我如山花烂漫可爱,我看她如溪云初起明媚,在对方眼里,我们都是那么至真至纯至美。
     这一年,应是我教书生涯里最美的一段。后来,我随夫来到城里。她骂我没良心,留下她一个人独对山月空想念。她常常一到周末便迫不及待下山找我玩,等星期一再回去上课。
     我成了她唯一的去处。后来,她也调动城里附近,这样我们便常常腻在一起逛街、吃饭,每个周末不是我带孩子去她那里蹭饭,就是她带孩子到我家蹭饭。可是好景不常在,不久她就随着她老公去了省城,刚开始她经常打电话诉说她的寂寞,但后来电话渐渐少了,大约她习惯了繁华都市的一切。
     她偶尔回来,不再似从前那么亲密。本是一部琴上的两条弦,但因为经常不在一起却成了两条平行线。当我今年再来到那个小山村看到红时,我们除了美好的回忆,再也找不到那些遗落山间的笑声和那些曾经遗落的足迹。
     我在那所小学的前前后后看不到一簇山花烂漫,也找不到当初一缕溪云的初起。原来,走着走着,星光就远了。我和她即使再次仰卧在星空下,也不会再嚼着狗尾巴草说着青春的秘密心事。

 【三】

     七年前,我在一个乌托小邦里遇见了她们:伶牙俐齿的F、知性优雅的Z、热情大方的M、坚强善良的S。在我的记忆里,她们都是安静、内敛、诗情洋溢的女子。我之所以还能在这里涂鸦一些不像样的心情文字,多半是受到她们的影响。
      新罗裙还会怜惜去年的旧芳草。想念几位故人,怀念一座城市,牵念某一处风景,这都是现在的我经常做的事情。有些东西会随着记忆消失,但有些东西也会随着记忆更加深刻。她们虽远隔千里,但我犹记得最初相遇的一颦一笑。
      那是一段最快乐最积极的写字时光,每个人都很积极地写文发评论。或“围炉夜谈”、或“把酒言欢”、时光温柔地慈悲着。“紫砂壶”里溢出的茶香,“暖玉杯“中流出的酒香,言语欢笑中带出的书香,都聚拢在一盆“小小的炉火”燃烧着。
      我在字里行间读到了她们的琐碎,也读到了她们半世传奇。我看见虚掩的玫瑰被秋风吹动,露出一道道看不见的伤痛。我也听见一万只骏马逆风而行,发出灵魂嘶鸣的猎猎回响。来来去去的当中,有一弯清冷的弯月被我的忧伤牵扯进来,使我学会在文字里织网投网。有时我会在她们门前放一朵蔷薇,有时也会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不知什么时候,一杯茶被渐渐喝淡,那一盆炉火也渐渐冷了。开始我退出她们的视线,一次次变形。后来是她们也退出我的窗口,一次次隐匿。当我再经过那个灵魂聚居的后花园时,有的是满满的思念和回忆。虽然她们渐渐隐形我的视线之外,但这种隐形并不会消失,而是潜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一旦风吹春动就会马上复苏。
      写到这里,黄昏已经来临,细微的光从格子窗漏了进来,岁月安好。我想起了一段美丽忧伤的句子:我只是念起那个躺在月光里的孩子,他冰冷的手,在那片乡风理已埋葬多年。他爱着的邻居的的姐姐已经出嫁到省城。
      空山鸟语,明月箫音,是让给有缘的人听见。风起云涌时,江河可能依旧,但江湖早已更改。每一段时光都会苍老,策马回首处,你是否还在原地等我?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1052)| 评论(15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