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那些年穿过的旗袍  

2014-03-12 19:07:45|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年穿过的旗袍 - 小乔 - .

秋天到了,旗袍又可以派上用场了。

一橱衣香琳琅满目,唯独旗袍是很少穿的。不知是什么时候,我的古典情怀开始淡化,逐渐向民族风的棉麻衣裙转型,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所以那些旗袍好像是成了压在箱底的旧笔记,偶尔拿出来翻翻,摩挲一下,又被搁下了。或许没有找到适当的场合适当的心境去穿它。所以,我的旗袍大多是买来看的,不是用来穿的。

昨晚,要去赴会。翻开衣橱不知穿哪件好,又看到那件湖蓝色的短款旗袍在衣橱里闪烁这绮丽的光。挑了出来,又试穿了一回,跟以前一样还是有些紧,又放下了。再说跟一群摄友一起吃饭,穿着旗袍恐怕他们都不敢嘻嘻哈哈了,最终还是挑了一条随意宽松的棉麻长裙飘摇去了。其实当时买这件旗袍的时候,店主不肯让我试穿,因是小号的。但是我喜欢的不得了,对店主说,你别看我的身材有点胖,但是很能挤,不信我试穿给你看。当我婀娜多姿地走出了,店主看了一愣,说真是想不到啊。那件旗袍可以说把我裹得曲线分明,凸凹有致,妹在一旁说真好看,马上怂恿我买下。那件旗袍有点小贵,但我遇到喜欢的东西从来是不管贵不贵,不搬回家的话心不知会痒多久。

那件旗袍还真的成了“至爱”,每年只会在春秋穿了一回,就搁在角落里。为什么呢?因为我一穿上它就觉得自己被严严实实地裹在民国时期里,透不过气来,非常拘束。慢慢的,我不喜欢穿了,好像把它当做一件艺术品放在时光的宝盒里欣赏,但心里却总藏着缱绻的情愫,心想有一天我还会穿着它。

最好是一扇古典的窗口下,放着一只鸡翅木方桌,方桌旁搁着一个古典的青花瓷瓶,瓶里插着几幅山水卷轴。窗前清风抚竹,绿影摇窗。那时,我头挽着发髻,穿着素淡旗袍,端庄闲淑地坐在明清木椅上,握着半卷诗书沉浸在六朝旧事里。时光凝着苍老的晨,将我环抱……或者小雨轻敲青石板,握着一把油纸伞,悠悠地在江南的雨巷里,如戴望舒笔下的丁香姑娘。而这样的情景只是想想,想想那婉约的情致就不知不觉成了记忆的颜色。胭脂淡淡洗流年,那些慵懒随意舒适的棉麻更趋于我的个性,成了我的追求。

说起旗袍,大家就会不由地想起了张爱玲,以及老上海的旗袍风情。其实旗袍并非源起上海,但从张爱玲摇曳着款款锦袖走进旧上海起,她的一句“人生是一袭华丽的旗袍,爬满了虱子”,以及她在《色戒》里一开头就在佳芝旗袍上的落笔:脸上淡妆,云鬓蓬松往上扫,后发齐肩,光着手臂,电蓝水渍纹缎齐膝旗袍,小圆角衣领只半寸高,像洋服一样。。。唯有她才是旗袍的真正代言人。提起上海,旗袍必须出场的,它是这个城市最贴身的美丽。上海的风情少不了上海女人,上海女人的风韵少不了旗袍。曾经去了三回上海,每回必定都要去城隍庙逛逛,流连那里的旗袍店。频频在记忆里出现的是其中的一家,卖的是丝质旗袍,那手感绝对的好,一摸上去就舍不得放手了。其中有两条爱不释手,一条是白底淡墨水痕的,另外一条是条纹的,浅灰与淡黄相间,真是迷死人了。至今,一想起上海的风情,便会想起那两条旗袍。

那些年,我穿过很多件旗袍:紫色的、乳白的、湖蓝的、格子的、蓝底印花的,帛赤色的。记得第一次去做旗袍的时候,竟然选了块帛赤色的布料,领口绣了个白色的蝴蝶盘扣。穿着它摇曳街头,开叉很高,令许多人侧目。后来觉得太招摇过市了,就不敢再穿了。但是若干年后,我还是不改初衷,又去市里买了一条淡紫色格子唐朝旗袍,后来陆陆续续就为自己添了许多条旗袍。最难忘的应该是在北方的集镇里遇到一匹蓝底印花的蓝染布料,一看就动心,毫不犹豫地让裁缝师傅马上量身定做。那件旗袍应该成了我的至爱,也是一处无法诉说的遗憾。后来,后来我对旗袍就一直没了动静。它们都被我置于岁月的深处,寂寂老去。但那旗袍的风情如花承露,夜间微微闭合,白天又皎然盛开,断不了我浅浅的念想。又如清筝对明月,半夜春风来。如果再次遇到合适的,我必不会错过它。


世有美人,总与旗袍相近。张忆先生笔下的《赵先生》里有这么一段描写:母亲没有说话,只是浅浅地一笑。母亲笑的时候,胸总是会颌一下,头会微微地转到肩一边。这个时候的母亲,会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好像眼里的某种东西,会顺着肩到手臂,一直滑到手指尖,再落到地上,然后转一圈,又会慢慢地收回来。我常想,母亲眼光落下的地方,一定有什么很美好的东西在生长。他在这一段里虽然没有提及母亲的穿着,但潜意识里我总觉得这小说里的母亲是穿着一件素淡的旗袍,那一举手一投足的风韵皆在这里出现了,有关于旗袍的美再也没有比这一段描述的恰到好处、简静清美、风流自生了。

旗袍总是带着情语的,是时光里一朵不凋的花,是 女人低头妖娆的心事,是作家潜伏心底蠢蠢欲动的底片。如果要把旗袍比作花,那么张爱玲笔下的旗袍应是暗夜的玫瑰,风情万种的,尽显妖娆,但又掩不了美人垂暮的苍凉之感,一如她的人生。张忆笔下的旗袍,则应是一朵山涧的幽兰,藏着美好和向往,有着流年的暗香,岁月的静好,文雅娴静溢满人间美丽的情愫。而一介草民笔下的旗袍则是初春慢慢的古驿道上开放的梅花,一个个穿着旗袍的美人带着潋滟的心事在梅影里淡来淡去,她在《因爱旗袍忆美人》里说:若一佳人着旗袍立于北方一宅院,那是大家闺秀,如林语堂笔下之"姚木兰"。若早春三月的江南女子立于烟雨巷里,那是小家碧玉,如戴望舒笔下那抹"丁香"。若十里洋场的上海,绚烂若霓虹又似孤芳自赏之空谷幽兰,那只能是百年难遇的张爱玲。

旗袍,总在暗处提醒自己不要老去,内心要留着一块芳甸给她。她需要时间的沉淀,旧事的温存和爱人的护持,才能裹出一身细致深婉的隐秘风流。一个女人倘若没有一两件旗袍,或者穿不上旗袍,那便是一生的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8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