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用文字打败时间——读蓬蒿中人的《逝者如丝》后感  

2013-11-09 22:44:04|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后一本书 - 小乔 - .

 

收到文友蓬蒿的书是一个秋水长天的日子,芦苇丛在我的窗口摇曳不定时,远飞的秋雁衔来他的墨香。而真正认真拜读他的文集却是入冬之后。为什么隔了这么一小段时间刚看呢?一方面是我的忙碌和最近的身体欠安,另一方面是面对一本好书,我从来都不想一下子就消化它,心想要把它放在床头,一天一页慢慢咀嚼其中的韵和味,才无愧于作者的心血和千里迢迢寄来的情意。

 

当午后的一抹阳光穿窗而入,轻洒在楼梯下安静的一隅,落在一方铺着格子棉布的小桌上。我着宝蓝色的旗袍,外披着一件深蓝薄毛线衣,一手端着一杯枸杞蜂蜜茶,一手执着《逝者如丝》翻看,或写或划,每每意会心领时,便不住颔首点头,感觉自己是世外的一株兰花在与一个灵魂对话。我喜欢依窗看书的感觉,或许是因为累了可以时不时望着窗外的精致,听听窗外的鸟鸣,再凝神去谛听作者心灵的物语。

 

他的文集不厚,全是闲散时光读诗偶得,似是琵琶闲弹;也有部分文章属于情感偶寄,宛若闲章一枚。他的文无刻意为之,但文思铮铮琮琮。读之,犹如是走进唐宋日月里,他邀各代出名诗人前来,听他幽篁独奏;又如入山间竹林小溪,看他思想的小舟时而滑过时光的青苔,时而激起诗词的水花,时而又掠过微雨拾一朵春花的叹息,或簪一朵秋月于诗词的韵脚……他的文字是铅华洗尽的淡然,没有修饰,没有拿腔拿调,似春山寒江蕴藉着蓬勃和清远,飘逸着流年墨香。他说,他无法留住时光,也无法像冯唐一样,用文字打败时间。他说,我甚至想和海子一样,给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取一个温暖的名字。其实,这样就已足够。

 

 

按他的话说:遇见,即是缘分。这个安静的午后,我在他的书里遇见了冯唐、苏轼、李弥逊、陆游、杜甫、王维、曹雪芹、张可久、陶弘景、鲁迅……全书以冯唐开篇又以鲁迅结束,别有一番用意,或许是对现代文学寄托一种隐忧和盼望。读着他的书,浑然忘记手中端的是一杯茶,而是握着一卷厚重的唐诗宋词被他用文思打磨变成一张宣纸。宣纸上只有几点梅花墨,或浓或淡,他们在诗词的遒枝上绽放,在纸端上溢出了香,把颜色给了岁月,把诗心献给了他。最欣赏的是他能站在诗之侧词之畔独辟蹊径,用心去解读他们,评弹他们的历史成就和诗坛地位。他揣摩他们的何止是一剪诗韵,更是这些诗人们无人知晓的诗心。

 

他谈冯唐,说他的文字,犹如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往往“意出尘外,鬼话连篇”。他不但赞同冯唐说文字与时间的关系:真正的文学用来存储不能数字化的人类经验,是用来对抗时间的千古事,而且还肯定冯唐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批判和自主的精神。他说他写《冯唐印象》是一种冲击,这冲击里包含着更多的是欣赏和赞同。他遇到他,或许是一次偶然的必然。因为他曾经说自己是一个绝少看当代文学的人,一个偏执到没有载入文学史的书几乎不看的人。

 

他谈陆游。对于这个亘古男儿一放翁,他只谈两点,一点是爱情,另一点则是诗心。他用两篇文章《亘古男儿一放翁》和《此身合是诗人未》就把陆游的一生的爱情和诗心都囊括出来。那文字里有浓浓的叹息,一叹沈园花开几度也未曾圆了他的梦,二叹他生不逢时,襟怀难开。但他要寻找一个鲜活有别于其他诗人的陆游。于是,他在陆游的一首《剑门道中遇微雨》找到了别样的他。他发现陆游性格中的“诗人天性”。他说:“什么事诗人,诗人就是那种把苦难化为歌吟,于平凡中发现韵致的人。会写诗的人不一定有诗心,真正有诗心的人寥寥无几。”他与他是离开千年的相遇,还是一颗诗心与一颗诗心的重逢呢?!

 

他谈苏轼。说他热心政治,而又不囿于政治。政治是苏轼介入生活的一种方式。他说苏轼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人,超过李白,超过曹雪芹。他说苏轼是一种文化现象,有概括性,没有亲和力。他甚至给苏轼以“艺术家”定位,我想这一定是苏老最爱戴的一顶帽子吧?!他说只有真正的艺术家,才能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才能宦海浮沉,永葆赤子之心。他欣赏苏轼善感的艺术家气质,赞赏他的率性、真我和旷达。他说:“心性闭塞之人,眼见处处是牢笼;而随心随性之人,才会时时现化机。”他没有照苏轼的正面像,而是通过大量阅读苏老的诗词之后,跳出其他诗人同类赏析的窠臼,以全新的角度去解构他,其思想深度和语言气质均有同类解读难以企及的优越性。我想苏老如果泉下有知,一定最欣赏的是蓬蒿对他的全新定位和解读。他说苏轼对诗歌的坚持,还需要新的解读。这句话,意犹未尽,这个中滋味或许只有蓬蒿自己明白。中国文学的诗路是漫长的,诗人们将漫漫而求索吧。

 

他谈杜甫。他说真正感动他的是,不是杜甫所追寻的理想生活竟是平民的平常日子,是他所追寻的理想生活中总有妻、儿的亲切形象——老妻画纸,稚子敲针,多么温馨的画面啊!他说大多数诗人在谈论事业理想,写作诗词文章的时候,自家妻儿往往会抛之脑后,不入主题。可见,蓬蒿的视觉是独特的,他在诗里读到悲凉,也渴望温馨幸福的一面。

 

午后一本书 - 小乔 - .

 

他邂逅张可久,让他懂得了自古繁华乃一梦,人生亦匆匆。有朝一日,他也想抽身离去,置身山林,也建茅屋数间,藏书千卷,于山中煎茶酿酒之余,略悟人生之理。从这些只言片语中,可以看出作者有回归自然的念头,性情有平和冲淡的一面。但愿这个他的愿望真的能实现,有朝一日,我也去造访这位大文豪,听他吟诗唱词,不亦乐乎。在《山中何所有》,他对梁武帝拿到陶弘景诗句的心情以及他自己的想法让我忍俊不禁,语言风趣幽默,真性情溢于言表,让人读后倍感一新。《人闲桂花落》一文中,他说“静”不是人生的更高的境界,更高的境界是“闲”。是啊,他闲读诗书,方能笔底生花;他在闲境里闲笔,和诗人聊天,和春住,在红楼里悲,在李商隐的花下醉,发出柳之殇。他说他不是天底下最孤独的人了。自古文人多孤独!逝者如丝,唯希望他能于无人处修一朵菩提,独坐诗歌天地的落叶中,用自己的文字细数流萤,边写作,边找回自己丢失的灵魂。在《花褪残红自神伤》里,他遇见了世界最后一抹苍凉的眼神,这一个想象的眼神也击中了我善感的内心。读到这里,悲凉滋生,不禁泪奔。

 

 


他谈红楼,谈曹公。他说自己一直想写红楼的文字,但却迟迟没有动笔,不是没有话可说,只是内心充满悲凉。他怕自己的笔还没来得及描摹,心就颤动难以自持了。记忆中,不曾有其他文字带给他如此决绝的痛。可见,红楼早已烂熟于他心,只是他怕自己太善感难以自持。他说曹公不是一个优秀的修行者,是一个红尘的眷恋者。因为,真正的彻悟是无牵无挂的,所谓“诸行无常,诸法无我”。

 

蓬蒿的文章喜用诗句作题,这大约是他喜欢诗歌的缘故。但在他的这本文集里我只有见到他的四篇现代诗,基调有些苍凉,有点世人皆乐他独悲的感觉。高处不胜寒,特别是一位爱诗如命的作者,他总是低调地读着写着,灵魂之寂寞唯通过与千年前的诗人对话才得以缓解,这样的基调是可以理解的。他说他是一颗流浪的石头,生与死的界限在他身上并不明显。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蓬蒿是一位用文字打败时间的人,虽然他谦虚地说自己不能。他在诗里《如果,云知道》说自己是一棵南山的松树,背对人世的繁华,独守荒芜。其实,荒芜的是时间,他的灵魂永远是一棵南山的不老松,风餐雨露,可与日月抗衡,永远苍翠!

 

午后一本书 - 小乔 - .

 

写到最后,一杯茶早已凉了。而我的手端的似还是原先那本书,但是灵魂却是被洗礼了一遍。夜色阑珊,不要问,一个小小青瓷茶碗,装得下多少缘分的深浅;也不要问,一本书能给你带来多少力量。如果,你心安静,如果你在这暖香的日子浅尝他的诗香词韵,才知道人生有许多邂逅,是妙处难与君言。在这个秋末初冬之时,能与一本书相遇,能与这样一位笔底垂兰的朋友相识 ,是多么的寂静,欢喜。 

 

末了,我翻遍所有的文章,唯独没见过作者提及有关李白的文章!是漏了,又抑或是以后再结集补充呢?个人觉得这本书有点稍稍不足之处:那就是有些心情日记杂糅其中,偶尔会扰乱了读者的情绪。我的建议是最好整本都是对诗人诗歌的纯色解读,这样会使我读者更尽心去拜读。

 

如果你觉得这本书适合你去读,你可以与蓬蒿中人联系。他一定会欢迎你的拜读!在此谢谢朋友的支持!

 

蓬蒿中人的博客地址:http://13990000518zxf.blog.163.com/

 

午后一本书 - 小乔 - .

 

 


  评论这张
 
阅读(1290)|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