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一些秋天的光花  

2013-11-03 17:35:25|  分类: 小乔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些秋天的光花 - 小乔 - .


 


 


这应该是秋末最后一场雨,而事实上这个秋天好像没下过几次雨。


 


印象里这个季节天没有湿漉漉的逼仄,雨也没有缠绵悱恻的寂寥。一切恍若昨日,又与昨日不同,只感觉自己淡淡然地踏着秋的脚步前行着,所有的情绪都被秋水蓝天恰到好处地涵容着,不知悲喜。整个人松松垮垮的,没有文字,也不想记录,似乎已不是原先的那个自己,只有偶尔行摄的图片充斥着生活,成了色彩,点缀这个秋天的萧瑟。


 


这个秋天好像有很多故事。


 


故事里,他陪我看细水长流。镜头里,有奇峭的山石,有中国最美的乡村:思溪、延村、彩虹桥、严田古樟、石城、菊径、月亮湾、李坑。鱼儿说过:“旅行的本质应该是有点孤独的,微凉的,有点山空,水静,人独立的感觉,在路上,我们面对的只是一个人的内心,因为疏离,格外清澈。”而我在李坑再也找不到鱼儿所说的感觉。所以,婺源的美结束于李坑,不再前行。那真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地方,拥挤不堪,毫无特色。如果说现在还能给我留下回忆的好像只有思溪和延村,时光好像在彼时静止。那里民生朴素,怡然安乐,那时的我端着相机反复走在一条条开满小花的小巷里,不肯离去。我觉得那是故乡,定是此生留恋的一个去处。


 


如果还有点念想,那应该是石城,或许是念念不忘那个像家一样温暖的旅店,又或许是没有看到那红透的枫叶……今天,突然又有再去石城的念头,原因是在摄影网看到石城如诗如梦的片片,心底又被触动。。这不知是什么情愫?其实,当初对石城是很失望的,本不想逗留就立马折回。所以说,人生不需把所有的风景都看遍,要留下一些美好的念想等着慢慢去实现。


 


昨日,跟博友高曲,你应该像李白一样访遍名山大川,把李白还没留墨的地方你都给添上吧。他立即以红叶为意象来了三首,真是一位文采斐然的诗人。石城,本是画意的,只是缺乏诗情。如果石城能注入诗人的诗词,那才是真正摄影家的天堂。就如康桥因为徐志摩的诗歌静水流深,其美长年不衰,就连康桥下的水草,永远在诗意的河流下摇曳不定,令人充满遐思。也正是康桥的水,开启了的性灵,唤醒了久蜇在他心中的诗人的天命。美丽的乡村需要美丽的诗词注脚,才能有永恒的生命力。我希望将来有一天我再次来到石城,能看到我们当代出名的诗人在石城的石壁上留下绝美的诗迹,那该多好啊!


 


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人们愿意在网络上看一些所谓的美女,她们总是不厌其烦地晒自己的照片,以博得人们的点击和赞美,来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虚荣心,而没有人能静下心去读一首诗。她们总是认为诗人是穷酸系列,除了自娱,并不能陶冶情操。所幸的是我虽然不喜看书,但还是能在闲暇时候去读我关注的诗人的诗歌,比如锄木、默雷、韦东、依依草、旅今、南方鱼等等,这些都是大师级的诗人,他们低调地在网易里写着,默默无闻,期待能用他们灵魂的诗意“光花”陶冶人们的情操。很遗憾的是很少有人会去关注这些诗人,这是这个时代的悲哀。想唐朝的诗词为何那么昌盛,个个都能吟诗咏词,原因是人们都自觉地把写诗填词作为一种诗意的生活。


 


这个秋天,我有幸能读到旅今诗人的《旭光吟》——二十二朵“光花”。在这二十二首中,他一边歌唱旭日,一边叙说灵魂之光花。当第一朵旭光来到他的窗前,他说:你花开海上/照映我的夜晚/我的灵魂 /黑蝴蝶/烘暖我翅膀 身子.。于是,他走进了它的内里,它也走进了他的灵魂,他与它融为一体,情思一致。这一朵旭日的光花,在这个秋天花开不断,成了诗人笔下多次提及的意象。它的晨光,它的夕焰,照耀他的暗夜,唤起他的黎明, 有时成了奔腾的马四处延漫,照亮他的“一万只蝴蝶”驰骋着。有了旭光的照耀,他的灵感在黑夜里可以放飞,并能自由地飞翔。他又这样写着 :循你光照的藤蔓攀援/像一团火依附你光亮的翅膀 /一起飘 一起升。他总是站在不同的角度仰视这一朵理想中的光花,有时花开在海里,有时花开在云上,有时在薄暮,有时在黑夜,有时在森林,有时在早上,有时在夜里,有时开在蝴蝶的云天里……“它蓝色的深渊/齐聚我思想的水朵/像一张巨大的稿纸/装下我的文字 我的心/我的全部”,它在无所不在的牵引他的脚步,锻炼他的意志,升华他的思想。他的灵魂一次次被洗礼,被陶冶,他求索它的光、它的亮、它的温暖,诞生一朵朵小小的光花,汇聚成诗情,在这个秋天浅浅流淌着。他一层层地,由表及里,多角度的,深刻地揭示了这一朵“光花”的精神内涵。语言之优美,意味之悠长,真是令我不断赞叹着。他诗歌中的意境总是很自然的,不是为诗而生成的,似乎一挥笔就生成了。语境十分含蓄、蕴藉和优美。比喻出奇制胜,简直令人惊讶。他把那旭光比作“夜的灵仙”、“黑马国的王子”,他与它零距离地对视着,融入着,如黎明的光花与夜蝶相逢,相识又相知。同时,他放纵自己的黑蝴蝶翩然着,舞着一阵又一阵的灵魂之风去靠近它,又渴望“剥去了她粗鄙的外壳,露出她最真最美的内心”。与其说它用它的灵性之光,催熟了他的“稻田”,不如说他是用自己的汗水把黑夜催熟,把灵魂之花催开。他在稻花香里,等到了他的爱情和事业。我听见了“黑马群的嘶鸣”,我看见那朵灵魂的光花彻夜不眠,它经过每一片树林,每一个村庄。我相信“这朵灵魂的光花,胸怀着恒心,比我生命还活的久远”,他又说“所有的生命儿女在海里/如写诗的海子在海里/抱紧所有的昼夜/享用每一个爱情日子 /像一朵光花打开自己 /打开每一个今天 ”。他用思念的涛声撞击海岸,撞碎沉默,他(或它)终于留下了喜泪,一朵幸福的泪朵在水中潋滟、盛开、蜿蜒。


 


时间飘落如树叶,一部旭光的诗集也由此诞生了。“光花由此盛开/流出眼泪/每一颗泪珠都是一面银镜/照见以往我们稻田/绿叶红花的爱情”。一万只黑蝴蝶,化作万马的嘶鸣,在这个秋天的林子里奔腾着。感叹的是诗人能以同一个意象为题,营造出不同的意境融入诗性肌体中,把一朵灵魂的光花描绘地如此生动诗意,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没有雷同,没有陈词滥调的重复,没有扭捏的矫饰。这部诗集似是灵魂的独白,又似是在与一个不可知的世界对话,在表达上很有亲和的意识。并多次用视觉、听觉,把读者的感受贯穿到一个画面中去,为诗的主旋律奏出了绵绵不绝的余韵。在意象的创造和组接上都有新的尝试,诗调清新明快,同时采用了象征性的解构,那朵灵魂的光花可以是爱人,是朋友,是事业,也可以是信仰,它的多义性象征使一组诗歌具有了魔方般的迷人魅力,情思外射,真是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这个秋天,二十二朵光花照耀我,不至于使我在这个多情的秋天迷失。我追逐着他的一万只蝴蝶去了灵魂的故乡。逝者如丝!在一个秋水长天的日子,芦苇丛在我的窗口此起彼伏摇曳不定的时候,我收到了蓬蒿中人的作品集。封面淡淡的,几只大雁在秋水长空里往远处飞翔着。那个“丝”字最后一笔蜿蜒跌宕,似是琵琶闲弹,把生活细事和品诗说词都诉于远飞的大雁。他的文字是铅华洗尽的淡然,没有修饰,没有拿腔拿调,似春山寒江蕴藉着蓬勃和清远,飘逸着流年墨香。他说,他无法留住时光,也无法像冯唐一样,用文字打败时间。他说,我甚至想和海子一样,给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取一个温暖的名字。其实,这样就已足够。按他的话说:遇见,即是缘分。是的,特别能遇见这样一位笔底垂兰、在乱云飞渡的喧嚣里能守护自己的精神之园,自驾一叶扁舟悠游独钓灵魂的作家是何其的幸运啊!翻开他的散文集,已是秋已末,秋声恍若一缕游丝进入我内心的虚无,那是他的“人闲”,是扑鼻的“桂香落”。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