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日志

 
 

说它是一种草  

2012-09-05 22:22:08|  分类: 小桥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嫩秋 - 小乔 - .
 
离家才几天,再回来看见它居然迎着秋光吐出嫩白的蕾,开出一朵素淡。细小的叶,嫩黄的蕊,透明的瓣,清奇、素雅,是那么静美,那么禅寂,宛如一枚故乡的山月趁着宁静的夜晚,踱步来到我的窗前;又恍若是一只飞过沧海的白蝴蝶静静屏息我的眸前,等待我的呼应。
 
不知为何,在它面前,我有点自惭形秽,甚至不敢靠近,生怕一触摸,它就娇羞地闭上花容,消失我的眼前。这些年来,我虽养过各种的花儿,但在它们面前我从来都是坦然自若的,从没如今在它面前有点惊怯的感觉。它是这样的无意,无意地淹没我对凡尘最后的一丝渴望。
 
说它是一种草,不为过。起初,我并不知道它会开出如此美丽的花儿。我相信我与所有的植物都有一段宿缘,它们从不会无缘无故地来到我的窗前,陪我流年,伴我春秋。每一株植物,都曾动过我的心,我才会把它们带回家中。就如那携了清秋的烟雨去了山中寺院带回的兰花,就如那踏着山野幽径去探看一片云水捎回的栀子和杜鹃……它们在野外,清骨素颜,却能让我看到一种独特的美。或许它们都是我前世的旧人,转世之后化为山崖村野里的一朵,只待我转山转水之后得以相逢。就如人与人的相遇,有着不可脱离的因缘。
 
那是前半个月的一个黄昏,他路过一个村野,不经意看见阡陌上开着一片白茫茫的小花,美丽极了。一老妇戴着斗笠弯腰田埂,正在割刈一丛丛草叶放在箩筐里。或许是被那片迎风摇曳的白花动了心,又或许觉得有点奇怪,他便走近老妇询问那草的用途。那老人说那片草药是她亲手种植的,和着炖猪鼻子炖汤可用来治疗流鼻血症状,包好。听到这里,他马上乞求老妇送了一些,因为孩子经常无故在夜里流鼻血。一回家,他便兴冲冲告诉我他的所见所闻,问我知道那是什么草,我说不知道。他又说这种草可以治好流鼻血,我说我知道了,这种草叫“母猪耳”,我小时候经常喝它熬成的汤。那时,我也是像孩子一样经常无故流鼻血,母亲也是用这种草炖猪鼻子给我吃,后来就好了。想不到孩子吃了这种草药之后,居然也不再半夜无故流鼻血了。很遗憾我只知道它的俗名,并不知道它的学名。
 
后来,他特意用花盆埋下几根,像养花一样,不久就成活了,居然还郁郁葱葱起来,那么嫩,那么可人。它们的生命力是那么的旺盛,一落土便生根,一派生机。想不到素净的心事,却落进花间,与我脉脉两相对。都说,每一个人都是植物的一种化身。菊是陶渊明的知己,在多风多雨的魏晋时空,成了他一生的归宿。而眼前的这株草,是不是也就是我的归宿?! 我能否如它一样,淡然心性,清醒从容,不惹尘埃,自在清奇么?它的来到是一种提醒,也是一种共勉,它一定要我卸下红尘的浓妆,于岁月里留几页笺香墨痕,共修一段菩提的光阴。
 
在白落梅的书中看到这样的一段话:一个有内涵的人,一个有气度的人,可以在一株草木里,看到情感和禅意;可以视一粒粉尘,为知己、为良朋。更可以在纷繁中寻到清闲,在尘泥里觅得甘露。越来越相信这样的话,看过太多的虚情假意,我宁愿只与草木为友,在寂静的一隅固守自己的内心。只因它们带着清宁的禅意于我的窗外,默默地谛听我的心音,可把浮尘关在门外。 
 
 
它是卑微的草,却能开出素净的花,有着俗人不敢逼视的清澈和无尘。我只希望在烟火俗世,与它不离不弃,安之若素。
 

嫩秋 - 小乔 - .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