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模块内容加载中...
 
 
 
 
 
 
 

 其他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莫言今日无知己,自有清风作故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置顶] 留扇小窗给明月

2014-7-23 18:23:29 阅读2544 评论273 232014/07 July23

山村的夜,来得总是比城里的早。

当牛羊入圈,鸟儿归巢之后,人们便早早地进入梦乡。偶而墙角砖缝里一两声虫鸣,几声不肯歇息的晚蝉嘶鸣从耳畔掠过,整个山村便沉浸在安详静谧之中。

我的故园草木繁茂,隐在竹林深处。久别的他,以沧桑的怀抱,迎接我的归来。老屋塌了,断垣残壁,碎瓦一地,挡住了抵达故园的路。门前蕉叶苍天,小径杂草丛生,阁楼蛛网灰尘,这所有的一切都有待于我去整理、打扫。我也无法像年少时那样,尽情去地享受这归来的温馨了。

       握着锄头,只感时光之快,快得韶华已隔岸,脚下除了草,还是草。每一次与它们亲密接触,像是一场渐行渐远爱的分离,都叫我哽咽无语。

累了,倚锄小歇,听树木之语,看闲风惹草,嗅野花之香。小不点在阁楼的走廊走来走去,不时地传来她的啼哭和叫喊。她清亮稚嫩的声音,多少给这个衰败的故园注入一线生机,让我觉着生命和希望的复苏。母亲的手,总是不能停下,和我一起做点什么。我只能按照她的指挥慢慢去做。挖灶、挑土、锄草、搓地板……手起泡了,肩磨痛了,腰累酸了,当最后一缕炊烟飘出山坳,我便累得像一尾奋力游上岸的鱼,仰在屋里的凉榻上歇息。只是到这样的时刻才会更加深彻体会“母亲”这个词的苦难、温暖和伟大。

小睡醒来,已是一窗明月照我。古老的窗台上,那本《文学渴了》,不知什么时候被风翻开,幽幽地泛着蓝光,似乎等着我去翻阅。本以为带上它,可以在睡前消遣翻阅,但我却因了劳累,只字未读。这样的明月夜,该做些什么?匀墨写字,看些闲书?还是与远方的人细说往

作者  | 2014-7-23 18:23:29 | 阅读(2544) |评论(273) | 阅读全文>>

亦可楼上听风雨

2017-6-18 21:31:10 阅读68 评论5 182017/06 June18

罗西说,雨天,心情就到了宋代去,那里有宋词。这样的雨,去宋朝有些远,还是就近去清朝吧。

清朝,应有雨在等我。

最好是一座旧旧的楼,外表庄严,内饰秀美。楼上窗扉紧闭,蛛网尘封。楼内光线昏暗,木梯窄小破败。大门一开,光阴的味道扑鼻而来。一方天井青苔弥漫,细雨拍遍旧栏杆……恍惚间,我来了。一袭红莲裙,一把青油伞,从光阴的那头款款走出,浮动如影,欢喜深浓。

雨中的东石村静得如一个隔世的村庄,清新、安谧。“东石,这个村名可是取自曹操的词句?“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莫须问,也无从问,大约如此吧。寻了好一会,问了几个人,才知道原来土楼就在公路旁。

站在雨中仰望,整座楼四四方方,固若金汤,有一种时空距离感,让人不知道从何处进去才能进入它的内里。赫然南墙的是四条粗大的白色长方形漆条,中衬一颗白色五角星,猜想这土楼当时应是文革工作组的驻地。

再看那大门,全是青石打造,设计精巧,外框呈长方形,内框作拱洞门,可见当时是花了一定的功夫。梅雨斜打门楣上,越发幽绿光滑,透出岁月之沧桑。墙上一层无窗,二层和三层才有,也是青石制作。墙上除了石窗,还有几十个密密麻麻排列有序的枪眼,就像不肯瞑目的老灵魂时刻在瞭望什么……

正思量不知如何打开大门?一个小女孩路过,她说可以带我去拿钥匙。打开陈年旧锁推门而进,一股霉味直冲过来。里面阴暗、逼仄,与出发前的想象无异。小雨淅沥淅沥,有的打在屋瓦上溅起点点水珠;有的直落下来,滋润着一方天井上的青苔和杂草,显得一派生机盎然。但那满眼的翠绿,反而更加衬出这里的空落冷清。天井里中间座落一口古井,虽有泉水自冒,但似老眼浑浊,再也映不出昔日的辉煌与热闹了。

作者  | 2017-6-18 21:31:10 | 阅读(68) |评论(5) | 阅读全文>>

南风吹梦到湄溪

2017-6-11 12:00:41 阅读84 评论18 112017/06 June11

人是回来了,心却还在那一溪一水中。

湄溪,初听名字,给人的想象是柔柔的,凉凉的。如诗经里在水一方的女子,站在绿草苍苍的水中央。向你梦里,浅浅的,一笑。有种朦胧的,又清晰的感觉,让人禁不住产生萌动的春情,溯游而上。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湄溪。

到达前县这个世外小村,觉得如入桃源一般。带路的阿婆背着柴刀在前面走,我们随着一群奔跑的羊群后面跟着。一条小溪弯弯绕绕的,从村庄出发,叮叮咚咚的,时而潺潺,时而淙淙,屁颠屁颠的,尾随在后。

除了停下来采野果,一路上都是静静地走。不知不觉,羊群不见了,尾随在后的小溪也隐了踪迹。满山似是寂寂,却又都是它的声音,莫非那一溪清水以隐形、以大爱的形式入山?

过了个把小时,那条溪流又在前面欢唱了。咦,这调皮的家伙什么时候偷偷跑到前面去迎接我们?带路的阿婆指着山谷的方向说就是那儿了,我们便顺着水流声音的方向一溜烟下到溪底。

呵,真是一片原生态的溪地,如一位小家碧玉待在闺中人不识。溪水清澈见底,溪床也是平底基岩,宽大干净。两岸青山绿树倒映其中,如诗如画一般。水因它们而柔,而秀,而灵。更让人陶醉的是不远处还有一个迷你小瀑布,如一条银色绸带从山涧直挂下来,随水悠长地铺展着,飘动着。私下与比仙水洋作比较,这里应多了份清幽、静谧和野趣。

迫不及待的,掬一棒溪水,洒在脸上。呀,冰凉,冰凉的。再认真看一下,水不深,在岩石上缓缓地流着,似在梦里滑行一般,静静的笑,想说又不想说。

水中无沙粒,也无淤泥和杂草,更无漂流的杂质,清的可以喝,可以濯,可以临水照镜。卷起裤筒

作者  | 2017-6-11 12:00:41 | 阅读(84) |评论(18) | 阅读全文>>

凤山篇:行吟在十八股头之上

2017-6-9 22:55:15 阅读41 评论4 92017/06 June9

十八股头的胜景早已耳闻,但总是因为害怕山高路远、蚂蟥之多,久久尚未成行。既听花开,我又怎能怠慢最后一场呢?趁这个春末,赶紧上凤山十八股头看一场映山红的盛宴,才算完美。

十八,十八,我梦中的十八是一场小小的病,在我心中隐疾多年。今天我一定要以杜鹃为药引,从此病去春远。

山高高,水淙淙。走在山路上,总要俯身闻闻,其实无需俯身,随处都是草木放香。野山,就是这般好,野趣,野香,野的风景,野的情怀。

就在众人气喘吁吁的时候,一块天然的石屏横在眼前。它形销骨立,就像一匹驮着万卷石史的骆驼从蛮荒走来,瘦的只剩下时间的苍苔为它包骨。试着爬上它的“肋骨”坐在上面,可是时间的苍苔一次次让我滑倒。作为河流内心最坚硬的部分,千万年的遗迹,它只能选择沉淀下来见证山高水远的变迁。苍凉中,看见一片海明明灭灭地汹涌着,秘密渗入凹凹凸凸的石头中。

没有人能描述这里的过去,一个久远的海里盛产着什么。在每一块石头前,你只能想象它们浮荡千种不屈的努力,为岁月而活着。比如赫然眼前的这只海豚,它正爱怜地回首凝望两只紧紧跟着它的鲳鱼,不是骨肉胜似骨肉。一棵树,依石而立,好像在说:你来或者不来,我都在这里。

同行的人莫不感叹大自然的杰作,真是鬼斧神工。多少年,它们只默默屹立在这里,淡看谁主沉浮。

走了不久,又出现许多巨石,形如莲花开合,又像一只嵇康的手,挥着五弦。坚硬的骨头被最后的弦音摔成石头的碎片,或沟沟壑壑断裂成觞,或凹凹凸凸缄默成痛……

一曲已尽,林涛劈石为“船”,搁浅在树木之中。坐在绿色的海浪上,看一条船为水而生,又为水而亡。面对它们,我想到狄金森的名诗:“直到青苔长到我们的唇上,且淹没了我们的名字。”

作者  | 2017-6-9 22:55:15 | 阅读(41) |评论(4) | 阅读全文>>

龙舟赛

2017-6-2 15:43:51 阅读32 评论2 22017/06 June2

作者  | 2017-6-2 15:43:51 | 阅读(32) |评论(2) | 阅读全文>>

端午一组

2017-5-30 11:44:42 阅读63 评论1 302017/05 May30

作者  | 2017-5-30 11:44:42 | 阅读(63) |评论(1) | 阅读全文>>

巍巍仁山寨,仙游布达拉,追寻千年不息的木兰溪源

2017-5-24 22:23:28 阅读57 评论9 242017/05 May24

据新版《仙游县志》载:“木兰溪为福建省八大河流之一,发源于西苑乡仙西村黄坑桥头”。附近还有一处海拔比它高约几百米的仁山寨源头,也应该列为木兰溪流的发源地。”母亲节这天,我临时起意要去探寻木兰溪母亲。不知这条世世代代养育兴化人民的木兰溪源,到底要以怎样的面目来迎接我?

去仙游山的路上,到处都是风景。经过度尾,车刚爬上山岭回首遥望,山路弯弯,如一条来自木兰溪母亲的脐带,魂牵梦绕出门在外游子的梦,穿过山腹鱼跃而上,高些,再高些……

万千愁肠

绕不出

一座山的思念

--------------戴宝石

在拐进仙游山的入口处,不经意碰到一些采茶姑。她们戴着斗笠,背着一篓篓嫩绿的茶叶刚从茶山下来,如从老树的《采茶》歌走来:“有木在山,春芽初发。棌之以归,名曰为茶。”

到达仙游山,已将近中午。远望田野,一垄垄田野绿意扑面而来,仿佛要把我的全身心全部染绿。一块块水田正在待春,但更多的是被青草蔓延的绿意包围着、无边无际,似流动的绿绸在原野上流动。偶尔会看见一两个老农扶犁耕田,那一声声吆喝如牧鞭打在大山深处的胸膛,发出空荡荡的回音——田园将芜胡不归?

这就是母亲河最初流过的地方吗?对,她曾用她最甜的初乳养育这一方的人们!看那一川川的田垄,那一层层的梯田,那一块块的田野……曾经该是多么的富庶、肥沃?!闭目是风吹稻浪的声音,眼前浮现是原野花如沸的场景。

如此肥田沃野,却是牛羊成堆躺着安详反刍记忆里的农耕时代,或徜徉田野吃草无事可做,岂不让人心痛?归来吧,游子!“人间走遍却归耕”、“桃花源里可耕田”,这片曾经祖先和老牛流过汗的地方多么盼望你悄悄地归来,轻轻地呵护。

作者  | 2017-5-24 22:23:28 | 阅读(57) |评论(9) | 阅读全文>>

一池湖绿

2017-5-13 19:19:59 阅读82 评论1 132017/05 May13

作者  | 2017-5-13 19:19:59 | 阅读(82) |评论(1) | 阅读全文>>

葡萄长了

2017-5-7 16:03:28 阅读104 评论4 72017/05 May7

葡萄长了,跟先生亲手的栽种、施肥和雨水的爱抚有关。

它的长似乎跟我的头发一样,一天一个样。不过,我的头发长得很慢很慢的呀,也不会长出果实。而它抽枝展叶,不久还会长出一串串好吃的葡萄。不会干枯、老化,也不会像冯唐说得那样:走着走着就老了……

葡萄长了,牵着我的妈妈去了远方。妈妈是姥爷、姥姥亲手栽种的一株葡萄,她在我家扎下根、结出果。她的藤条一辈子没有攀援过远方,却要第一次坐上十几个小时飞越太平洋去探望从她身上长出的葡萄,和葡萄再长出的葡萄。

妈妈的前脚刚踏出门,我的思念就像刚抽出的葡萄藤跟着她的后脚一节一节地疯长了。

葡萄长了,去年的鸟儿不肯回家了。自从门前拆迁,那棵大榕树被请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居住,它们的喉咙就被它们的身体带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歌唱了。我园子里鸟儿的歌声、大便、偷吃葡萄的身姿和调戏我的影子,仿佛昨天。

去年的鸟儿,你们还来不?葡萄长了,我将留一半的果实给你们。不再用半个馒头代替葡萄欺骗你们,不会用报纸把葡萄密封起来不让你们吃,也绝不会在园子里苦苦守候并大声吆喝着吓得你们心惊胆战。回家吧,亲?

我坐在百合花前读蒋勋说的宋词,想着去年的葡萄。那一串串的,小小的,酸酸的葡萄。百合的香,是淡淡的香;蒋勋的爱,是淡淡的爱。

淡中有味,才是真味。酸的葡萄,才是真葡萄。

看着葡萄长了,我才记起怎么就错过了它们开花的时间,而且一错再错。错过了一月的沉睡、二月的苏醒、三月的上架、四月的浇水。我还要错过什么吗?会不会是五月的喷药、掐须、六月的打条、七月的“膨大”、八月的“著色”……

作者  | 2017-5-7 16:03:28 | 阅读(104) |评论(4) | 阅读全文>>

仙人谷探秘

2017-5-3 12:26:46 阅读57 评论4 32017/05 May3

作者  | 2017-5-3 12:26:46 | 阅读(57)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